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奇幻 > 摆烂太狠,我被宗门当反面教材了 >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直奔药王谷

卿家。

卿君回家第一件事就去找自家父亲。

已经收到消息的卿家家主早在正厅等候。

看着平安无事的卿君和其他几个弟子()?(),

卿家家主松了一口气。

等那些弟子问过安后()?(),

卿家家主开口说?()_[(.)]?3?♂?♂??()?(),

“都去休息吧。”

那些弟子齐齐一礼就出去了。

长老在一边坐下来()?(),

开口和卿家家主说,“围攻长秋宗那些世家全部遭殃,长秋宗如今的情况并不是很差,仙盟已经介入,那些世家与西魔界有勾结。”

卿家家主抬手瞧了瞧手边的那些消息,“刚刚收到消息,温城坍塌了大半。”

长老:??

卿君露出些惊讶来。

“坍塌的地下出现了不少东西,全都和西魔界有关。”卿家家主说完后叹了口气,“如今的温城已经乱成一片。”

长老听得眼前一黑又一黑。

卿家家主比较好,他给这个长老一点缓和的机会。

“无事?”卿家家主和自家儿子说。

卿君淡淡开口,“一切安好。”

不需要卿家家主追问,卿君就说了一下神之遗迹里的事情,随即又说了一下凤族的事。

“那神之遗迹还真和兽神有关?”卿君家主惊讶极了。

卿君点了点头,“对。”

看着好手好脚的亲儿子,卿家家主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卿君沉默。

要不是有些事想问一问,他怎么可能还坐着。

“温城距离水神的神殿非常近,神祇的眼皮子底下,竟……”张来说了一半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温城里的那些世家都和西魔界勾结了,其中那岳家的女儿还是水神神女,若说水神对这些事毫不知情他不相信!

“看。

他收到这些消息的时候,已经开始怀疑了。

长老的面色难看。

“我在长秋宗和宋神子简单聊了聊,她说水神的赐福是怨力。”长老开口就是一个重磅炸弹。

卿家家主眼前一黑。

“水神疯了吗?”年轻气盛的卿君一开口就说出了两位老人家的心声。

卿家家主深深吸了一口气。

“我觉得可能是。”那位长老开口回答卿君。

卿家家主摆了摆手,“神魔战场那边的战况又吃紧了,卿君,你得去支援。”

卿君点头,毫不犹豫的开口,“这就去。”

卿家家主简单叮嘱了两句就目送自家儿子离开。

身为下一任家主,这是他必须去做的。

等卿君离开后,卿家家主看向一边的长老,“你不可能没怀疑宋神子所言。”

“怀疑,但看看水神在看看宋神子,我选择相信宋神子。”长老直接说。

宋神子出现的时间很短,但从她的那些事情里能看到对苍生的爱护,身为苍生一员,他会为此感到开心。

可反观水神……

“说

实话()?(),

我一直很好奇宋神子为什么会在水神的悬赏榜上?”那个长老开口询问。

容月渊被悬赏是因为他渡雷劫的时候炸了水神神殿()?(),

可宋以枝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在悬赏榜上了。

“或许是因为嫉妒?”卿家家主眼里的目光暗沉了起来。

长老思索7()_[(.)]7▊7?╬?╬7()?(),

长老沉默。

“宋神子飞升上来才多久()?(),

她现在的战斗力有多恐怖咱们不知道?”卿家家主直言,“说实话,宋神子成神不过是时间问题,搞不好之前出现的那位新神就是她。”

……

在卿家发生的事情同样在其他几家上演着。

这个时候的宋以枝回到了皎月峰。

看着躺在床上休息的容月渊,宋以枝将人挤到里面,然后躺下休息。

容月渊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妻子,见她恬静的睡颜,随即闭目继续睡觉。

入夜。

宋以枝睡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她爬起来坐着缓了一会,随后抬手挠了两把头发。

修仙界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但神魔战场那边,还是要去看看。

宋以枝思索了一会儿后才掀开被子起床。

等她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容月渊和凤以安在聊天。

“药王谷那边遇上了些棘手事,要去看看吗?”容月渊开口询问宋以枝。

“去啊。”宋以枝开口,随即问了句,“你不着急?”

看容月渊这淡定的样子,她会觉得药王谷那边的事情没那么急,但他偏偏说了棘手。

这一时间,宋以枝也分辨不出药王谷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元胥在。”容月渊开口说,随即又道,“我也是刚知道。”

宋以枝‘哦’了一声。

凤以安开口和自家妹妹说,“我去一趟神魔战场,说不定我们能在那见。”

宋以枝点了点头。

药王谷。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撕裂空间过来。

夫妇俩才在药王谷大门口落下,元胥就出现了。

“好久不见。”宋以枝打了一个招呼才问,“这边发生了什么?”

元胥阴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丹药。”

宋以枝微微蹙眉。

“跟我来。”元胥开口。

宋以枝拉着容月渊跟了上去。

药王谷内。

“怎么说?”夜素坐在一边,手里拿着一把剑,她用白布一下一下擦着长剑。

夜寞坐在一边,他看了眼自家夫人,随即去看主位上的父母。

“又不是不能打了。”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和夜素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开口,“他们想要就要?就凭是水神的神使?这土匪行径算什么神使?!”

说话的这位是夜寞和夜素的母亲,夏犹清。

看着脾气火爆的夫人,夜臣扭头看向自家儿子,“你总不能她们母女两去吧?”

夜寞开口,“我去。”

这要让母亲和夫人提剑冲上去,他没脸活了。

“干娘!”

夜素听到这熟悉不过的声音顿时抬头看去。

下一秒,宋以枝从元胥身后冒出来了,身边还有一个容月渊。

“干爹!”宋以枝开口喊人,随即看向夜臣夫妇,自来熟的开口喊人,“祖父祖母!”

夜素还没动,夏犹清先动了,她一把将宋以枝拉到怀里,一脸慈爱温柔,“我的乖囡哟!”

早就听说素素这孩子有个干女儿,她相见很久了,今个可算是见到了。

夜寞见容月渊来了,开口关心了一句,“没事了?”

“一切安好。”容月渊回答,随即在一边坐下来。

宋以枝缩在夏犹清怀里,笑容甜甜的,“祖母真美!”

夏犹清看向夜素,“我这孙女像我!”

一边的夜臣看着这祖孙俩,目光慈祥。

实话,我一直很好奇宋神子为什么会在水神的悬赏榜上?()?()”

那个长老开口询问。

容月渊被悬赏是因为他渡雷劫的时候炸了水神神殿,可宋以枝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在悬赏榜上了。

“或许是因为嫉妒?()?()”

卿家家主眼里的目光暗沉了起来。

长老思索,长老沉默。

“宋神子飞升上§&?&?§()?()”

卿家家主直言,“说实话,宋神子成神不过是时间问题,搞不好之前出现的那位新神就是她。()?()”

……

在卿家发生的事情同样在其他几家上演着。

这个时候的宋以枝回到了皎月峰。

看着躺在床上休息的容月渊,宋以枝将人挤到里面,然后躺下休息。

容月渊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妻子,见她恬静的睡颜,随即闭目继续睡觉。

入夜。

宋以枝睡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她爬起来坐着缓了一会,随后抬手挠了两把头发。

修仙界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但神魔战场那边,还是要去看看。

宋以枝思索了一会儿后才掀开被子起床。

等她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容月渊和凤以安在聊天。

“药王谷那边遇上了些棘手事,要去看看吗?”容月渊开口询问宋以枝。

“去啊。”宋以枝开口,随即问了句,“你不着急?”

看容月渊这淡定的样子,她会觉得药王谷那边的事情没那么急,但他偏偏说了棘手。

这一时间,宋以枝也分辨不出药王谷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元胥在。”容月渊开口说,随即又道,“我也是刚知道。”

宋以枝‘哦’了一声。

凤以安开口和自家妹妹说,“我去一趟神魔战场,说不定我们能在那见。”

宋以枝点了点头。

药王谷。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撕裂空间过来。

夫妇俩才在药王谷大门口落下,元胥就出现了。

“好久不见。”宋以枝打了一个招呼才问,“这边发生了什么?”

元胥阴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丹药。”

宋以枝微微蹙眉。

“跟我来。”元胥开口。

宋以枝拉着容月渊跟了上去。

药王谷内。

“怎么说?”夜素坐在一边,手里拿着一把剑,她用白布一下一下擦着长剑。

夜寞坐在一边,他看了眼自家夫人,随即去看主位上的父母。

“又不是不能打了。”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和夜素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开口,“他们想要就要?就凭是水神的神使?这土匪行径算什么神使?!”

说话的这位是夜寞和夜素的母亲,夏犹清。

看着脾气火爆的夫人,夜臣扭头看向自家儿子,“你总不能她们母女两去吧?”

夜寞开口,“我去。”

这要让母亲和夫人提剑冲上去,他没脸活了。

“干娘!”

夜素听到这熟悉不过的声音顿时抬头看去。

下一秒,宋以枝从元胥身后冒出来了,身边还有一个容月渊。

“干爹!”宋以枝开口喊人,随即看向夜臣夫妇,自来熟的开口喊人,“祖父祖母!”

夜素还没动,夏犹清先动了,她一把将宋以枝拉到怀里,一脸慈爱温柔,“我的乖囡哟!”

早就听说素素这孩子有个干女儿,她相见很久了,今个可算是见到了。

夜寞见容月渊来了,开口关心了一句,“没事了?”

“一切安好。”容月渊回答,随即在一边坐下来。

宋以枝缩在夏犹清怀里,笑容甜甜的,“祖母真美!”

夏犹清看向夜素,“我这孙女像我!”

一边的夜臣看着这祖孙俩,目光慈祥。

实话,我一直很好奇宋神子为什么会在水神的悬赏榜上??()?[(.)]??♀?♀??()?()”

那个长老开口询问。

容月渊被悬赏是因为他渡雷劫的时候炸了水神神殿,可宋以枝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在悬赏榜上了。

“或许是因为嫉妒?()?()”

卿家家主眼里的目光暗沉了起来。

长老思索,长老沉默。

“宋神子飞升上来才多久,她现在的战斗力有多恐怖咱们不知道?()?()”

卿家家主直言,“说实话,宋神子成神不过是时间问题,搞不好之前出现的那位新神就是她。()?()”

……

在卿家发生的事情同样在其他几家上演着。

这个时候的宋以枝回到了皎月峰。

看着躺在床上休息的容月渊,宋以枝将人挤到里面,然后躺下休息。

容月渊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妻子,见她恬静的睡颜,随即闭目继续睡觉。

入夜。

宋以枝睡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她爬起来坐着缓了一会,随后抬手挠了两把头发。

修仙界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但神魔战场那边,还是要去看看。

宋以枝思索了一会儿后才掀开被子起床。

等她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容月渊和凤以安在聊天。

“药王谷那边遇上了些棘手事,要去看看吗?”容月渊开口询问宋以枝。

“去啊。”宋以枝开口,随即问了句,“你不着急?”

看容月渊这淡定的样子,她会觉得药王谷那边的事情没那么急,但他偏偏说了棘手。

这一时间,宋以枝也分辨不出药王谷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元胥在。”容月渊开口说,随即又道,“我也是刚知道。”

宋以枝‘哦’了一声。

凤以安开口和自家妹妹说,“我去一趟神魔战场,说不定我们能在那见。”

宋以枝点了点头。

药王谷。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撕裂空间过来。

夫妇俩才在药王谷大门口落下,元胥就出现了。

“好久不见。”宋以枝打了一个招呼才问,“这边发生了什么?”

元胥阴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丹药。”

宋以枝微微蹙眉。

“跟我来。”元胥开口。

宋以枝拉着容月渊跟了上去。

药王谷内。

“怎么说?”夜素坐在一边,手里拿着一把剑,她用白布一下一下擦着长剑。

夜寞坐在一边,他看了眼自家夫人,随即去看主位上的父母。

“又不是不能打了。”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和夜素差不多年纪的女人开口,“他们想要就要?就凭是水神的神使?这土匪行径算什么神使?!”

说话的这位是夜寞和夜素的母亲,夏犹清。

看着脾气火爆的夫人,夜臣扭头看向自家儿子,“你总不能她们母女两去吧?”

夜寞开口,“我去。”

这要让母亲和夫人提剑冲上去,他没脸活了。

“干娘!”

夜素听到这熟悉不过的声音顿时抬头看去。

下一秒,宋以枝从元胥身后冒出来了,身边还有一个容月渊。

“干爹!”宋以枝开口喊人,随即看向夜臣夫妇,自来熟的开口喊人,“祖父祖母!”

夜素还没动,夏犹清先动了,她一把将宋以枝拉到怀里,一脸慈爱温柔,“我的乖囡哟!”

早就听说素素这孩子有个干女儿,她相见很久了,今个可算是见到了。

夜寞见容月渊来了,开口关心了一句,“没事了?”

“一切安好。”容月渊回答,随即在一边坐下来。

宋以枝缩在夏犹清怀里,笑容甜甜的,“祖母真美!”

夏犹清看向夜素,“我这孙女像我!”

一边的夜臣看着这祖孙俩,目光慈祥。

实话,我一直很好奇宋神子为什么会在水神的悬赏榜上?”那个长老开口询问。

容月渊被悬赏是因为他渡雷劫的时候炸了水神神殿,可宋以枝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就在悬赏榜上了。

“或许是因为嫉妒?”卿家家主眼里的目光暗沉了起来。

长老思索,长老沉默。

“宋神子飞升上实话,宋神子成神不过是时间问题,搞不好之前出现的那位新神就是她。”

……

在卿家发生的事情同样在其他几家上演着。

这个时候的宋以枝回到了皎月峰。

看着躺在床上休息的容月渊,宋以枝将人挤到里面,然后躺下休息。

容月渊侧头看了眼身边的妻子,见她恬静的睡颜,随即闭目继续睡觉。

入夜。

宋以枝睡醒的时候,身边已经没人了。

她爬起来坐着缓了一会,随后抬手挠了两把头发。

修仙界这边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了,但神魔战场那边,还是要去看看。

宋以枝思索了一会儿后才掀开被子起床。

等她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容月渊和凤以安在聊天。

“药王谷那边遇上了些棘手事,要去看看吗?”容月渊开口询问宋以枝。

“去啊。”宋以枝开口,随即问了句,“你不着急?”

看容月渊这淡定的样子,她会觉得药王谷那边的事情没那么急,但他偏偏说了棘手。

这一时间,宋以枝也分辨不出药王谷那边的情况到底如何。

“元胥在。”容月渊开口说,随即又道,“我也是刚知道。”

宋以枝‘哦’了一声。

凤以安开口和自家妹妹说,“我去一趟神魔战场,说不定我们能在那见。”

宋以枝点了点头。

药王谷。

宋以枝带着容月渊撕裂空间过来。

夫妇俩才在药王谷大门口落下,元胥就出现了。

“好久不见。”宋以枝打了一个招呼才问,“这边发生了什么?”

元胥阴冷低沉的声音响起,“丹药。”

宋以枝微微蹙眉。

“跟我来。”元胥开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