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武侠 > 我是第五人类联络者 > 第265章 忽略的问题藏着无数个米

“你这小子,就是不往好处想。”老光棍说:“你想一想我们上次在地下建筑,是不是一直没看到水?”

我当然记得;但这和泉眼有什么关系呢?我真的不知道了!

老光棍看出我的疑惑,继续说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地下建筑需要的水是泉眼的水供应的,就连各种食物,也可能是泉眼里的水制造出来的!”

你就吹吧老光棍!要说地下食物是用特殊粮食制造的我不会怀疑,比如糕点本身就是特殊物质,造出来的食品非同一般,但怎么能证明呢?

老光棍对我的不屑毫不在乎,继续说道:“你再仔细看看,这里有什么特殊之处?你再喝一口泉水尝尝,是不是有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味道?这不是扯淡吗?!我从来没有到会到这里来,甚至做梦也不会想到;再说泉水能有什么味道?纯粹是瞎扯!

不过想让老光棍打脸,就不能光说不练,事实会证明一切!我看看四周,竟然找不到盛水的家伙,甚至找不到宽大的树叶。无奈,我只能从泉眼里抄起一点水,一口灌进了嘴里。

入口并不很凉,和我想象的有出入,这是刚入口的感觉。我并没有咽下去,而是在嘴里品味。不错,这里的水质毕竟是无污染甘泉,比所谓的纯净水不知好多少倍。

我喝了一口,但并没有尝出熟悉的味道;我对老光棍看了一眼,后者微笑示意再尝;我原来想第一口就回怼他,但想了想要让老光棍心服口服,这泉水没有污染,再喝一口又如何?!

我再抄起第二口,忽然发现开始有味了;虽然不是特别的熟悉,但一定有点熟悉,只是暂时说不清什么味道。不用老光棍说,我赶忙喝了第三口,我顿时瞪大眼睛,只觉得如饮甘醇,回味无穷!

我已经不想说话了,就想着狂饮一顿;我忽然想到那吃起来就控制不住的糕点,莫非就是这泉水制造的?

什么味道仍然无法形容,就说我不完整的感觉吧!说得简单些,只要是你想到的美味,都会立时出现在你的味蕾里!一句话,这是世上最完美的味道,只可意会,不能言传!

老光棍说:“知道了吗?”老光棍不再追问我是不是熟悉的味道,而是直接说知道了吗,我在心里回答已是心知肚明。

我以为我的鼻子和舌尖已经够好了,能分辨诸多味道,但不曾想老光棍的味蕾更尖,刚来深渊就闻出了泉水的味道,和特殊食物是一样的味道!

忽然发现在我的下面,小智和巡视王已经在饮水,只有老光棍没有动;看来我们三个都是馋猫,只有老光棍能控制自己。

我喝的肚子滚圆才算罢休,期间老光棍一直不说话;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对老光棍说:“师叔,你不喝点?”

“不用了。”老光棍淡淡地说:“喝完水你有什么感想?”老光棍开始问,但我却没来得及想,于是老实回答:“水好喝,糕点里好像就有这样的味道。”

说完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因为我就是这样的感觉,没有说谎,主要觉得除此之外再没有贴切的词语。老光棍似乎略有失望,旋即又说:“你就没有想到别的?”

这是什么意思?但又一想可能自己说的太简单了,于是想了想补充说道:“制造特殊食物一定不能缺少这泉水,否则就造不出同样的味道;我觉得水里蕴含很多能量,而且能量巨大。”

“嗯,有长进。”老光棍脸上露出笑容,说:“你说得对,特殊粮食和这里的泉水才能制造出最特别的食物;如果我没猜错,这里的泉水一定和地下建筑连在一起的!”

我觉得完全正确,所以就点头,表示完全赞成老光棍的见解。老光棍说:“那我们等什么?顺着泉水寻找下去,一定会有大发现!”

“等等!”我突然感觉有点什么事,一时之间忘了,但又觉得这事情很重要,所以需要停下来想一想。老光棍说:“小智,巡视王,我们先走吧,让他仔细想。”

老光棍喊着两个禽兽一起走,我忽视了它们的存在;其实很多时间我都会忽视小智和巡视王,因为老光棍说话基本都和我说,而不是对着它们。

“等等!”我第二次喊停,老光棍站住了,问:“你想起来了?”但我不理老光棍,反而对巡视王说话:“巡视王,你不是说经常来这里吗?”

我们一直忽视巡视王,却忘了它才是这里的常驻居民,我们不该忽视它;巡视王马上发出脑信息:“是啊?这很奇怪吗?”

“那你们是怎么进来的?”我们终于来到深渊,可以说经过了多次磨难,但它却说早就进来过,而且经常,这就让我想不通了。

不说别的,就说打开石门,要不是小智帮忙,我们也许到现在都不知道如何开启。问题来了,不打开石门,巡视王是怎么进来的?

我提出这个问题,老光棍也愣住了;随后我对老光棍也有一问:“你是从哪里招呼来巡视王?”老光棍后发先至说:“咱们一直在一起,能是哪里?”

老光棍正在迷惑,已经飞出去一段距离的巡视王又回来了,说:“我们有通道啊?我们喝水的时候都要从通道里穿过。”

通道?我有点明白了,虽然不敢确定,但也按照自己的思路问:“你们的通道在哪里?难道不是从密洞里进来的?”

这时候老光棍已经明白,对我发出赞许的目光;巡视王一脸懵逼地说:“什么密洞?我们直接就过来了呀?”

我点头对老光棍说:“我明白了,猫头鹰一定还有一条通道,供它们直通深渊来喝水。”至于另一条通道在哪里,暂时不得而知。

老光棍说:“时间已经不多了,明天再说;我们先找泉水的通道;我要是没有猜错,一定在不远处。”

深渊再大也有边,这是一定的。这道深渊我们可以比作一个巨大的坑,坑的大概面积虽然比较大,但深度真的深不见底,不然我们下坠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扯远了,我的本意说能看到的泉水顶多到深渊边缘,再就看不到了,但泉水一定有去处。至于刚才多余的话,算赠送的吧。

走了不长时间,我们发现流淌的泉水急剧而下,再也无法看到流向何方。我对老光棍说:“师叔,怎么办?”

水流下去的面积不大,看样子也就能放下一个人,但水流停下来的下边应该大一些,但因埋藏地下,大小无法知晓。好歹往下似乎不是很深,大约三四米的样子,但泉水已变得波澜不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没有了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