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历史 > 科举:儿啊,光宗耀祖全靠你了 > 第397章 朝中两位重臣闹翻

这份名单里,赫然出现了高品的名字。

这下直接引起了京城哗然。

对朝中大臣再言,皇上的这一决定,他们无法阻止,也不敢阻止。

这一个月里,皇上盛宠高婕妤,甚至到了日日与她厮混的地步。

此时,沈青云正陪着高仪在御花园赏梅。

对于外面那些传言,在强大的情报组织网下,他早已经洞悉一切,之所以放任不管,不过是想坐实这一谣言。

高仪确实有趣,尤其是对做生意有一套自己的规则,沈青云听得入迷,和她在一起的大多时间,都是听她的生意经。

当然,除了生意经,还有男女之间的情爱。

正如现在,高仪一身红衣披风,站在梅花旁边,人比花娇,可能被滋润过的原因,她显得格外的娇媚。

沈青云走了过去,抱住她纤细柔弱的腰肢,闻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味。

高仪脸一红,小声道:“皇上,宫人们都在,你可别折腾臣妾了。”

她之前一直叫恩公,后来怕坏了规矩,老老实实叫皇上了。

沈青云在她耳边轻轻吹了口气,道:“就是要让人看见,不然,天下人怎么知道高婕妤被盛宠。”

高仪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这些日子沈青云对她的宠爱,几乎都摆在明面上,但并没有给她封妃。

兄长进了市舶司,朝廷顺势重整市舶司,这些事的时间与她得宠时间吻合,要说巧合,那也太巧了。

况且沈青云之前问过她,想不想重振高家。

高仪配合他做戏,回身抱住他,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小声道:“皇上,臣妾是你的人,这一生忠于你,臣妾只希望将来有一天,能保住兄长一命。”

沈青云一怔,心中生出了内疚感,说到底,朝堂上的事,何必牵扯进来个无辜的女子。

“好。”沈青云似保证,又似承诺般的回了一句。

……

“鲁大人来了,可真是稀客,小小陋室,哪里招待得起他,回绝了,就说我不在府里。”

伍陆听到下人禀报,说是鲁廷凉前来拜访,想都没想,直接拒绝了。

下人出去了,不一会儿又进来了,一脸为难道:“老爷,鲁大人不肯离开,说就在府门口等你。”

伍陆放下手中的书,叹了口气,道:“带他过来吧。”

很快,下人领着鲁廷凉来了。

“伍大人你这么快就回来了,老夫还以为要等到天黑呢。”

伍陆心想:这个老匹夫,揣着明白装糊涂,早就料定他在府里。

伍陆厚着脸皮道:“下人通传鲁大人大驾光临,老夫第一时间赶回府了,为了尽快见到你,抄近路走后门,片刻不敢耽误。”

鲁廷凉嘴角抽了抽,现在重点不是伍陆在不在家这事。

“咱们共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就算让老夫登上几天也毫无怨言,多谢伍大人看得起,没让老夫久等,老夫这次前来,是有重要事的相商。”

伍陆假装不懂,道:“鲁大人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大事肯定早就在朝堂上当着皇上的面提了,满朝文武谁不知道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

鲁廷凉连连摆手,嘴角的笑容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哪里哪里,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伍大人才对。”

伍陆当然不肯认,两人你推我,我推你,互相谦虚了一番。

鲁廷凉记得来这里的目的,见时机成熟,试探性问道:“伍大人,最近京城里的传言,不知道你可听说了?”

“鲁大人你说的是哪个,要说京城里的传言,少说得十几个。”

鲁廷凉知道伍陆这个老狐狸是要他起头,索性不再试探,开门见山道:“新入宫的婕妤娘娘享誉恩宠,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上此举,和往日行事作风大相径庭,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伍陆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鲁廷凉话里的深意,暗暗指沈青云沉迷女色,昏庸无道,任人唯亲。

“国家动荡,几方霸主相争,谁又能想到最后是皇上得了这天下,咱们这些跟随的老臣,也有了从龙之功,以前咱们想破脑袋,想要来京城都不容易,如今,在京城置办宅邸,安家立业,世事难料啊,就是不知道这些光荣的背后,是不是藏着危险。”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鲁大人何必容人自扰,耿耿于怀,何不顺其自然,享乐其中。”

鲁廷凉生气道:“咱们身为臣子,定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岂能贪图享乐。”

“那鲁大人你以为该如何?”

鲁廷凉重重叹口气,“要是皇上真的沉迷女色,咱们作为臣子,自当竭力劝诫。”

伍陆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鲁廷凉问道:“伍大人何为发笑?”

“鲁大人,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纵然皇上怎么宠幸后宫娘娘都与朝廷无关,如今,朝廷各项事务顺利推进,百姓开垦种地,一片欣欣向荣之象,受众人议论的市舶司,也刚刚开始而已,并没有拖累朝廷,不知道鲁大人何以这么忧愁。”

这番话落入鲁廷凉耳朵里,一下子拨云见雾,恍然大悟。

他嘴唇颤抖,站起来,朝着伍陆重重一揖,“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伍大人以后在朝中,还望你多多提点。”

伍陆一向和鲁大人没怎么来往,明里暗里较着劲,没想到他能放下身段说出这番话。

难怪鲁廷凉能从叛军变为岩门关座上宾,又入了京成了重臣,放下偏见,单从领导者的角度看问题,也就不奇怪他为什么能得到重用。

伍陆笑了笑,道:“鲁大人言重了,以后咱们还是少点往来,历朝历代最忌讳的就是朝臣结党营私,要是落入他人口舌,反而不好。”

“在理,在理。”鲁廷凉不仅不恼,反而越发欣赏伍陆。

他以前觉得伍陆不合群,纨绔,没想到人家是胸有丘壑。

来往的行人,听到了争吵,争吵的两人像村里的泼皮一样,互相指责,并且吵架的内容也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鲁廷凉一甩衣袖,愤愤道:“老夫与你说不通,罢了罢了,以后老夫要是再来找你喝茶,老夫姓倒着写。”

“啊呸,说得好像老夫没有茶友一样,要不是被你打断,此刻我们已经喝上好几壶了。”

两人不欢而散。

很快,京城里传开了:朝中两位重臣闹翻,当街互骂,只差拳脚相加了。

伍陆假装不懂,道:“鲁大人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大事肯定早就在朝堂上当着皇上的面提了,满朝文武谁不知道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

鲁廷凉连连摆手,嘴角的笑容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哪里哪里,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伍大人才对。”

伍陆当然不肯认,两人你推我,我推你,互相谦虚了一番。

鲁廷凉记得来这里的目的,见时机成熟,试探性问道:“伍大人,最近京城里的传言,不知道你可听说了?”

“鲁大人你说的是哪个,要说京城里的传言,少说得十几个。”

鲁廷凉知道伍陆这个老狐狸是要他起头,索性不再试探,开门见山道:“新入宫的婕妤娘娘享誉恩宠,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上此举,和往日行事作风大相径庭,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伍陆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鲁廷凉话里的深意,暗暗指沈青云沉迷女色,昏庸无道,任人唯亲。

“国家动荡,几方霸主相争,谁又能想到最后是皇上得了这天下,咱们这些跟随的老臣,也有了从龙之功,以前咱们想破脑袋,想要来京城都不容易,如今,在京城置办宅邸,安家立业,世事难料啊,就是不知道这些光荣的背后,是不是藏着危险。”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鲁大人何必容人自扰,耿耿于怀,何不顺其自然,享乐其中。”

鲁廷凉生气道:“咱们身为臣子,定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岂能贪图享乐。”

“那鲁大人你以为该如何?”

鲁廷凉重重叹口气,“要是皇上真的沉迷女色,咱们作为臣子,自当竭力劝诫。”

伍陆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鲁廷凉问道:“伍大人何为发笑?”

“鲁大人,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纵然皇上怎么宠幸后宫娘娘都与朝廷无关,如今,朝廷各项事务顺利推进,百姓开垦种地,一片欣欣向荣之象,受众人议论的市舶司,也刚刚开始而已,并没有拖累朝廷,不知道鲁大人何以这么忧愁。”

这番话落入鲁廷凉耳朵里,一下子拨云见雾,恍然大悟。

他嘴唇颤抖,站起来,朝着伍陆重重一揖,“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伍大人以后在朝中,还望你多多提点。”

伍陆一向和鲁大人没怎么来往,明里暗里较着劲,没想到他能放下身段说出这番话。

难怪鲁廷凉能从叛军变为岩门关座上宾,又入了京成了重臣,放下偏见,单从领导者的角度看问题,也就不奇怪他为什么能得到重用。

伍陆笑了笑,道:“鲁大人言重了,以后咱们还是少点往来,历朝历代最忌讳的就是朝臣结党营私,要是落入他人口舌,反而不好。”

“在理,在理。”鲁廷凉不仅不恼,反而越发欣赏伍陆。

他以前觉得伍陆不合群,纨绔,没想到人家是胸有丘壑。

来往的行人,听到了争吵,争吵的两人像村里的泼皮一样,互相指责,并且吵架的内容也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鲁廷凉一甩衣袖,愤愤道:“老夫与你说不通,罢了罢了,以后老夫要是再来找你喝茶,老夫姓倒着写。”

“啊呸,说得好像老夫没有茶友一样,要不是被你打断,此刻我们已经喝上好几壶了。”

两人不欢而散。

很快,京城里传开了:朝中两位重臣闹翻,当街互骂,只差拳脚相加了。

伍陆假装不懂,道:“鲁大人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大事肯定早就在朝堂上当着皇上的面提了,满朝文武谁不知道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

鲁廷凉连连摆手,嘴角的笑容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哪里哪里,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伍大人才对。”

伍陆当然不肯认,两人你推我,我推你,互相谦虚了一番。

鲁廷凉记得来这里的目的,见时机成熟,试探性问道:“伍大人,最近京城里的传言,不知道你可听说了?”

“鲁大人你说的是哪个,要说京城里的传言,少说得十几个。”

鲁廷凉知道伍陆这个老狐狸是要他起头,索性不再试探,开门见山道:“新入宫的婕妤娘娘享誉恩宠,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上此举,和往日行事作风大相径庭,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伍陆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鲁廷凉话里的深意,暗暗指沈青云沉迷女色,昏庸无道,任人唯亲。

“国家动荡,几方霸主相争,谁又能想到最后是皇上得了这天下,咱们这些跟随的老臣,也有了从龙之功,以前咱们想破脑袋,想要来京城都不容易,如今,在京城置办宅邸,安家立业,世事难料啊,就是不知道这些光荣的背后,是不是藏着危险。”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鲁大人何必容人自扰,耿耿于怀,何不顺其自然,享乐其中。”

鲁廷凉生气道:“咱们身为臣子,定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岂能贪图享乐。”

“那鲁大人你以为该如何?”

鲁廷凉重重叹口气,“要是皇上真的沉迷女色,咱们作为臣子,自当竭力劝诫。”

伍陆笑了笑,并没有接话。

鲁廷凉问道:“伍大人何为发笑?”

“鲁大人,有些事情不能看表面,纵然皇上怎么宠幸后宫娘娘都与朝廷无关,如今,朝廷各项事务顺利推进,百姓开垦种地,一片欣欣向荣之象,受众人议论的市舶司,也刚刚开始而已,并没有拖累朝廷,不知道鲁大人何以这么忧愁。”

这番话落入鲁廷凉耳朵里,一下子拨云见雾,恍然大悟。

他嘴唇颤抖,站起来,朝着伍陆重重一揖,“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伍大人以后在朝中,还望你多多提点。”

伍陆一向和鲁大人没怎么来往,明里暗里较着劲,没想到他能放下身段说出这番话。

难怪鲁廷凉能从叛军变为岩门关座上宾,又入了京成了重臣,放下偏见,单从领导者的角度看问题,也就不奇怪他为什么能得到重用。

伍陆笑了笑,道:“鲁大人言重了,以后咱们还是少点往来,历朝历代最忌讳的就是朝臣结党营私,要是落入他人口舌,反而不好。”

“在理,在理。”鲁廷凉不仅不恼,反而越发欣赏伍陆。

他以前觉得伍陆不合群,纨绔,没想到人家是胸有丘壑。

来往的行人,听到了争吵,争吵的两人像村里的泼皮一样,互相指责,并且吵架的内容也是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鲁廷凉一甩衣袖,愤愤道:“老夫与你说不通,罢了罢了,以后老夫要是再来找你喝茶,老夫姓倒着写。”

“啊呸,说得好像老夫没有茶友一样,要不是被你打断,此刻我们已经喝上好几壶了。”

两人不欢而散。

很快,京城里传开了:朝中两位重臣闹翻,当街互骂,只差拳脚相加了。

伍陆假装不懂,道:“鲁大人你别跟我开玩笑了,我还不知道你,有什么大事肯定早就在朝堂上当着皇上的面提了,满朝文武谁不知道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

鲁廷凉连连摆手,嘴角的笑容却怎么都掩盖不住。

“哪里哪里,皇上最看重的臣子是你伍大人才对。”

伍陆当然不肯认,两人你推我,我推你,互相谦虚了一番。

鲁廷凉记得来这里的目的,见时机成熟,试探性问道:“伍大人,最近京城里的传言,不知道你可听说了?”

“鲁大人你说的是哪个,要说京城里的传言,少说得十几个。”

鲁廷凉知道伍陆这个老狐狸是要他起头,索性不再试探,开门见山道:“新入宫的婕妤娘娘享誉恩宠,可谓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皇上此举,和往日行事作风大相径庭,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伍陆没有说话。

因为他知道鲁廷凉话里的深意,暗暗指沈青云沉迷女色,昏庸无道,任人唯亲。

“国家动荡,几方霸主相争,谁又能想到最后是皇上得了这天下,咱们这些跟随的老臣,也有了从龙之功,以前咱们想破脑袋,想要来京城都不容易,如今,在京城置办宅邸,安家立业,世事难料啊,就是不知道这些光荣的背后,是不是藏着危险。”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鲁大人何必容人自扰,耿耿于怀,何不顺其自然,享乐其中。”

鲁廷凉生气道:“咱们身为臣子,定当以江山社稷为重,岂能贪图享乐。”

“那鲁大人你以为该如何?”

鲁廷凉重重叹口气,“要是皇上真的沉迷女色,咱们作为臣子,自当竭力劝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