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其他 > 欢迎来到诡梦世界 > 第261章 怀了他的孩子

但……

在傅明晖发散的思维里却想:她好羡慕甄小涛,她也想被他扛着。

他那双开门的宽阔肩膀应该趴起来挺舒服的,何况肌肉发达又紧实,说不定还很软合。

“你在哪儿找到甄小涛的?”罗昭的问话,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我们得把他送回去,好像,他要在某个地点,才能保持住他的能量。甚至,修复。”

顿了顿又说,“你没感觉到吗?他的能量在流失。”

傅明晖看了一眼甄小涛就紧张起来,因为他的身影在发虚。

这都要怪罗昭,他一来,她就会自然而然的放松,甚至忘记了他们还在边界中,而且还面临着未知的危险。

反正不是她的错……

她四处张望,忽然就有些为难。

当时能顺利找到甄小涛,是凭着她把戒指给了这少年,然后又凭着对戒指的感应找到的。

可她在现实世界中方向感就差,何况在完全没有坐标感的边界里呢?

现在一眼望过去,到处是雾蒙蒙一片,还是黑灰色的雾气,完全没有任何景物做参照,让她如何找到甄小涛原来沉睡的地点?

但罗昭的判断虽然奇特却又特别贴切。

现在想来,那个竖立的棺材样的地方,以及后面黑暗的通道,确实好像是禁锢着甄小涛,却也是保护着他的地方。

现在的问题是,在哪儿?

她一时有些发急,却在目光下落时,忽然看到甄小涛垂着的手臂,以及手上套着的戒指。

灵机一动,她连忙拉住甄小涛的手。

不是要摸着那枚戒指,而是闭上眼睛,努力感觉。

幸好,她那有如六脉神剑般时灵时不灵的灵应异能出现了,虽然并不是“听到”什么心声,就是有一种感觉让她转向左后方,直走,又拐了好个弯,最后真的看到了那个棺材。

若不是她已经适应了边界的古怪,适应了边界的千变万化和没有逻辑,现在的场景该是多么的诡异,可她居然习以为常。

所以,也许这世上并没有让人害怕的画面,只有习惯不习惯一说吧?

打开棺材,罗昭高大的身躯要很努力才能挤进去。

傅明晖从他身边的缝隙看到,到了棺材底部那黑暗的通道后,罗昭把昏迷不醒的甄小涛塞进去,他自己却连一根手指头也无法入内,只能又退了出来,合上棺材盖子。

“走吧。”他再度伸出手。

把甄小涛亲手放进去时,他没办法同时牵着她。于是傅明晖就把那只受伤的手举着,免得纳米小东西掉出来。

尽管罗昭告诉她,那小东西会粘住,并随着血液走,现在在她身体里,之后会用仪器再取出来。

莫名就有一种他的血也在她体内,蓦然感觉就亲近了很多。

甚至……好像……怀了他的孩子似的……

而回到现实世界的第一感觉就是:再这样下去,和他生猴子的愿望也未必不能实现。

她本来是饭后打盹,唰一下就进来的。她的肉身,正坐在客厅的小沙发上。

现在她是躺在床上的,证明是他把她抱进来。

都抱上床了……

而稍一偏头,就看到罗昭头发浓密的头正抬起来。

原来,他就趴在她床边追进去的。

因为醒来后忽然的四目相对,傅明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不禁有些尴尬。

工作!工作!认真工作!

别的女人都在努力搞事业,就她总是想着搞对象。

太可耻了!

她骂了自己一通,因为和罗昭在一起时她总是走神。

幸好此时,因为她乱动,手上的伤口被擦到,疼得她轻叫了声。

刚才在边界中没发觉,其实现实中流了很多血,就连被子也被染红。

即便是现在,血珠子也在往外渗,只是没那么严重了。

罗昭心无旁骛的举起她的手,皱眉道,“只怕要缝两针。”

又叹口气掩饰心疼,“你其实不用割得这么深的……”

让傅明晖怎么说?

她不是自主割的,这回之所以这么惊险,就是因为她怕疼磨蹭,结果在动作戏中狠戳了自己一下,造成这情形。

现在手指头都一跳一跳的疼,回魂之后,肉体痛苦的感觉就更加深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呀。”想到之前自己凶星未尽,那啥心又起,她更惭愧了。

“不要内耗。不要自我攻击。”罗昭严肃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勇敢。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没有放弃甄小涛,你没有自己逃走,你选择保护他。”

“也不是选择……”傅明晖被夸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就本能的就……”

她要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若给她时间,让她理智思考,说不定她没有那么不顾一切。

“正是因为本能。”罗昭话说一半,又一记摸头杀。

不同的是,这次他的眼神中有温柔笑意。

他没说的是,正因为是本能,没有思考,没有权衡,才证明她心底的善良和勇敢。

现在他已经觉得,也许她可以成为正式队员,如果前提是不考虑那些复杂的审查对她是否友好的情况之下。

甩开那些想法,他立即站起身,观察了下,摔了一个合适的杯子。

又在傅明晖的惊呼声中,割破自己的手指,染了些血渍在残片上,这才去叫医护人员,带傅明晖去处理伤口。

“可以用我的血的,反正它还在往外冒嘛。”傅明晖抱怨。

罗昭只笑笑,没说话。

这不是怕再动她的伤口,会加大吗?她疼得已经要冒汗的样子了,虽然装成不在意的样子,可咬得下唇都白了。

护士来带傅明晖去处理伤口后,又有其他护士来帮她换掉了染血的被褥,保洁也来打扫碎玻璃片。

那护士没有疑惑为什么罗昭会在傅明晖房间里,反而一脸后怕地问,“她怎么会被割伤?不会要自杀吧?这情况得反馈给医生,她可是有抑郁症的人。”

“她不会死的,就是不小心而已。”罗昭尴尬的解释了下。

他一直努力布置现场,对傅明晖的伤口做出合理解释,倒忘记这个问题了。

若是傅明晖为此被医院重点关照,他就该抑郁了……

原来,他就趴在她床边追进去的。

因为醒来后忽然的四目相对,傅明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不禁有些尴尬。

工作!工作!认真工作!

别的女人都在努力搞事业,就她总是想着搞对象。

太可耻了!

她骂了自己一通,因为和罗昭在一起时她总是走神。

幸好此时,因为她乱动,手上的伤口被擦到,疼得她轻叫了声。

刚才在边界中没发觉,其实现实中流了很多血,就连被子也被染红。

即便是现在,血珠子也在往外渗,只是没那么严重了。

罗昭心无旁骛的举起她的手,皱眉道,“只怕要缝两针。”

又叹口气掩饰心疼,“你其实不用割得这么深的……”

让傅明晖怎么说?

她不是自主割的,这回之所以这么惊险,就是因为她怕疼磨蹭,结果在动作戏中狠戳了自己一下,造成这情形。

现在手指头都一跳一跳的疼,回魂之后,肉体痛苦的感觉就更加深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呀。”想到之前自己凶星未尽,那啥心又起,她更惭愧了。

“不要内耗。不要自我攻击。”罗昭严肃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勇敢。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没有放弃甄小涛,你没有自己逃走,你选择保护他。”

“也不是选择……”傅明晖被夸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就本能的就……”

她要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若给她时间,让她理智思考,说不定她没有那么不顾一切。

“正是因为本能。”罗昭话说一半,又一记摸头杀。

不同的是,这次他的眼神中有温柔笑意。

他没说的是,正因为是本能,没有思考,没有权衡,才证明她心底的善良和勇敢。

现在他已经觉得,也许她可以成为正式队员,如果前提是不考虑那些复杂的审查对她是否友好的情况之下。

甩开那些想法,他立即站起身,观察了下,摔了一个合适的杯子。

又在傅明晖的惊呼声中,割破自己的手指,染了些血渍在残片上,这才去叫医护人员,带傅明晖去处理伤口。

“可以用我的血的,反正它还在往外冒嘛。”傅明晖抱怨。

罗昭只笑笑,没说话。

这不是怕再动她的伤口,会加大吗?她疼得已经要冒汗的样子了,虽然装成不在意的样子,可咬得下唇都白了。

护士来带傅明晖去处理伤口后,又有其他护士来帮她换掉了染血的被褥,保洁也来打扫碎玻璃片。

那护士没有疑惑为什么罗昭会在傅明晖房间里,反而一脸后怕地问,“她怎么会被割伤?不会要自杀吧?这情况得反馈给医生,她可是有抑郁症的人。”

“她不会死的,就是不小心而已。”罗昭尴尬的解释了下。

他一直努力布置现场,对傅明晖的伤口做出合理解释,倒忘记这个问题了。

若是傅明晖为此被医院重点关照,他就该抑郁了……

原来,他就趴在她床边追进去的。

因为醒来后忽然的四目相对,傅明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不禁有些尴尬。

工作!工作!认真工作!

别的女人都在努力搞事业,就她总是想着搞对象。

太可耻了!

她骂了自己一通,因为和罗昭在一起时她总是走神。

幸好此时,因为她乱动,手上的伤口被擦到,疼得她轻叫了声。

刚才在边界中没发觉,其实现实中流了很多血,就连被子也被染红。

即便是现在,血珠子也在往外渗,只是没那么严重了。

罗昭心无旁骛的举起她的手,皱眉道,“只怕要缝两针。”

又叹口气掩饰心疼,“你其实不用割得这么深的……”

让傅明晖怎么说?

她不是自主割的,这回之所以这么惊险,就是因为她怕疼磨蹭,结果在动作戏中狠戳了自己一下,造成这情形。

现在手指头都一跳一跳的疼,回魂之后,肉体痛苦的感觉就更加深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呀。”想到之前自己凶星未尽,那啥心又起,她更惭愧了。

“不要内耗。不要自我攻击。”罗昭严肃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勇敢。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没有放弃甄小涛,你没有自己逃走,你选择保护他。”

“也不是选择……”傅明晖被夸了,反而有些不好意思,“就本能的就……”

她要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若给她时间,让她理智思考,说不定她没有那么不顾一切。

“正是因为本能。”罗昭话说一半,又一记摸头杀。

不同的是,这次他的眼神中有温柔笑意。

他没说的是,正因为是本能,没有思考,没有权衡,才证明她心底的善良和勇敢。

现在他已经觉得,也许她可以成为正式队员,如果前提是不考虑那些复杂的审查对她是否友好的情况之下。

甩开那些想法,他立即站起身,观察了下,摔了一个合适的杯子。

又在傅明晖的惊呼声中,割破自己的手指,染了些血渍在残片上,这才去叫医护人员,带傅明晖去处理伤口。

“可以用我的血的,反正它还在往外冒嘛。”傅明晖抱怨。

罗昭只笑笑,没说话。

这不是怕再动她的伤口,会加大吗?她疼得已经要冒汗的样子了,虽然装成不在意的样子,可咬得下唇都白了。

护士来带傅明晖去处理伤口后,又有其他护士来帮她换掉了染血的被褥,保洁也来打扫碎玻璃片。

那护士没有疑惑为什么罗昭会在傅明晖房间里,反而一脸后怕地问,“她怎么会被割伤?不会要自杀吧?这情况得反馈给医生,她可是有抑郁症的人。”

“她不会死的,就是不小心而已。”罗昭尴尬的解释了下。

他一直努力布置现场,对傅明晖的伤口做出合理解释,倒忘记这个问题了。

若是傅明晖为此被医院重点关照,他就该抑郁了……

原来,他就趴在她床边追进去的。

因为醒来后忽然的四目相对,傅明晖感觉自己好像做了坏事被抓包,不禁有些尴尬。

工作!工作!认真工作!

别的女人都在努力搞事业,就她总是想着搞对象。

太可耻了!

她骂了自己一通,因为和罗昭在一起时她总是走神。

幸好此时,因为她乱动,手上的伤口被擦到,疼得她轻叫了声。

刚才在边界中没发觉,其实现实中流了很多血,就连被子也被染红。

即便是现在,血珠子也在往外渗,只是没那么严重了。

罗昭心无旁骛的举起她的手,皱眉道,“只怕要缝两针。”

又叹口气掩饰心疼,“你其实不用割得这么深的……”

让傅明晖怎么说?

她不是自主割的,这回之所以这么惊险,就是因为她怕疼磨蹭,结果在动作戏中狠戳了自己一下,造成这情形。

现在手指头都一跳一跳的疼,回魂之后,肉体痛苦的感觉就更加深了。

“我是不是很没用呀。”想到之前自己凶星未尽,那啥心又起,她更惭愧了。

“不要内耗。不要自我攻击。”罗昭严肃道,“你不知道自己有多勇敢。在那样的情况下,你没有放弃甄小涛,你没有自己逃走,你选择保护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