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其他 > 夫君独宠外室?我转身出府嫁反派 > 第602章 金砌墙

而他还沉迷在为新帝戴高帽的造势势力,

花的钱都是从自己的私产里拿出来的,

以至于,

自己家被抄了都不知道。

蓝家的管事找到他的时候,

他正在城外的庄子上。

“家主。”章管事匆匆忙忙从马车里走下来,快步跑进宅子,喘着气喊道:“家主,大事不好啦。”

蓝丞相赶紧从库房里走出来,用锁锁好库房门,转身走出大院。

看到章管事匆忙跑来,蓝丞相眉头一蹙:“出了什么事?”

“御林军把我们蓝府都包围了,皇上身边的内侍总管拿着圣旨下令抄我们蓝家。”章管事手往外一指,言词句句沉重。

蓝丞相脸色大变,下意识回头看了看库房的方向。

新帝怎么可能知道他这些年的心血,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先逃了再说:“你先回蓝家,我去拿一样东西,稍后就回。”

“别,家主。”章管事抓住了蓝丞相的胳膊道:“夫人说,若找到了家主,劝家主别回蓝府了,蓝家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皇上抄的了。”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蓝丞相反问道。

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章管事就把半年前,蓝夫人变卖大部分蓝府家业,然后把钱投进段氏钱庄的事情,一一告诉蓝丞相。

接着,便将段见卓卷着巨额钱款跑路的消息也都告诉蓝丞相。

“皇上现在就在段氏钱庄座镇,百姓与世家们都聚于钱庄门前,等着领回自己的份额。”章管事道。

蓝丞相听完,脸色刹时大变,愤愤骂道:“章氏这个蠢妇,你也是个蠢货。”

蓝丞相头脑一阵晕眩,抬手抚了抚额,气不过来又破口大骂道:“国库空虚,新帝才登基就遇到这种事情,他若想座稳这江山之主的位子,就必掏腰包担下百姓的错,可他没钱,就得找钱,蓝家在这个时候被抄,就是你们……”

他气急败坏的指着章管事。

章管事跪在地上求饶:“家主,你现在走还来得及,只要你好好的,蓝家一定能东山再起。”

章管事是蓝夫人娘家的堂哥。

蓝丞相念他还算忠心,况且事已造成,便重新振作起来:“你别回蓝府了,你这样跑出来,又跑回蓝家,我怕你被皇上的人盯上,你留在这里守家宅。”

“是,是。”章管事点头哈腰。

蓝丞相转身,立刻回到院子,重新打开库房的门。

他需要很多的钱,才能去别的地方东山再起。

然而蓝丞相不知道,在他打开库房门的时候,章管事也打开私宅大门,对着外面的禁军挥了挥手。

禁军动作很快,迅速冲进蓝丞相的私宅。

在章管事的带领下,很快就把蓝丞相的库房包围了起来。

蓝丞相转头一看,瞳孔剧震。

萧掷领兵站在库房大门外,而萧掷身后跟着蓝府的章管事。

他在萧掷和章管事之间来回看了看,猛地抬手指着章管事,怒吼:“章管事,你敢背叛我蓝家。”

章管事

举起双手道:“冤枉啊家主,是大小姐为了保住蓝府名誉,戴罪立功,向皇上举报家主你大肆敛财贪污,并叫奴才带着萧大人来此处找家主,我都是听主子办事,小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噗……”蓝丞相怒极攻心吐出了几口血。()?()

蓝彩蝶,他的好女儿,好女儿……()?()

萧掷扬手一挥,命令身后的禁军:“挖。”

?想看金姝写的《夫君独宠外室?我转身出府嫁反派》第602章 金砌墙吗?请记住.的域名[(.)]???%?%??

()?()

“是。”禁军井条有序的冲进库房。

这库房比寻常的库房要大好几倍,是蓝丞相为了敛财专门打造。

景仁帝继位期间,蓝丞相借着丞相相之职,以权谋私,四处敛财,只是他从不把这些不义之财带回府中,而是在城外的庄子上建一座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宅子。

然而这宅子内却大有玄机。

旁人的宅子都是按正常规格建造,蓝丞相这个私宅,为了更好隐瞒不义之财,库房设计的很大,而且,还用金砌墙。

他坏就坏在,在蓝彩蝶四岁那年,曾带她来这里游览过自己的“江山”。

蓝彩蝶又是早慧过人,旁人四岁只知吃吃喝喝,怎么玩的更开心,她却已将自己父亲在庄子建造房子的事情,记在了脑子。

一直到现在。

虽然后来蓝彩蝶没有再来过这里,但她可以肯定,这里有她父亲的秘密。

她为了自保,便只好把这个地方告诉皇上的人。

果然……

禁军们凿开墙后,许多金条从墙上“哗啦啦”掉落。

蓝丞相面如死灰。

萧掷道:“分两支队伍,去其他院子看看,把墙都给我砸了。”

“是。”后面的禁军分成两队,去别的院子。

墙上的金子像摘叶子一样“哗哗”掉落,用箱子装都装不完。

蓝丞相知道自己完了,彻底晕死了过去。

此事,很快传到顾长宁耳边。

江淮拿着两块金条,从钱庄后面门跑入,开心地说道:“皇上,咱们有钱了,咱们有钱了。”

“你看。”江淮把萧掷派人送来的金条,放到顾长宁面前。

顾长宁拿起金条看了看:“搜到了多少?”

“一屋子,哦,不对,是一座宅子,蓝丞相几辈子都吃不完的金山银山,足够还清钱庄的账了。”

江淮感动的快泪流满面,紧要时刻,蓝丞相是真的“帮了大忙”。

顾长宁拧眉,放下金条道:“谁说朕要帮钱庄还清账?”

“啊,不是要还钱吗?”

江淮问完,外面就传来葛夫人的声音:“凭什么不还,我葛家也被段氏钱庄欠了很多钱。”

葛夫人带了很多人,堵在钱庄门前,要求谢礼给他一个说法。

顾长宁起身,推开二楼的窗。

不止葛夫人来要钱,崔家和其余世家夫人都来要钱。

世家底蕴丰厚,出手的钱都是平常老百姓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若这些钱都要国库承担,他岂不是得挖好几座金山银山才还得清钱庄欠下的债。

若要查,这些世家有哪一个干净。

抄蓝家就是杀鸡儆猴给这些世家看。

江淮一下子领悟了顾长宁的心思。

这时,蓝丞相坐在囚车里,从段氏钱庄前慢慢走过。

世家夫人们看到蓝丞相成为阶下囚后,脸色惊变……

举起双手道:“冤枉啊家主,

是大小姐为了保住蓝府名誉,

戴罪立功,

向皇上举报家主你大肆敛财贪污,

并叫奴才带着萧大人来此处找家主,我都是听主子办事,小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噗……”蓝丞相怒极攻心吐出了几口血。

蓝彩蝶,他的好女儿,好女儿……

萧掷扬手一挥,命令身后的禁军:“挖。”

“是。”禁军井条有序的冲进库房。

这库房比寻常的库房要大好几倍,是蓝丞相为了敛财专门打造。

景仁帝继位期间,蓝丞相借着丞相相之职,以权谋私,四处敛财,只是他从不把这些不义之财带回府中,而是在城外的庄子上建一座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宅子。

然而这宅子内却大有玄机。

旁人的宅子都是按正常规格建造,蓝丞相这个私宅,为了更好隐瞒不义之财,库房设计的很大,而且,还用金砌墙。

他坏就坏在,在蓝彩蝶四岁那年,曾带她来这里游览过自己的“江山”。

蓝彩蝶又是早慧过人,旁人四岁只知吃吃喝喝,怎么玩的更开心,她却已将自己父亲在庄子建造房子的事情,记在了脑子。

一直到现在。

虽然后来蓝彩蝶没有再来过这里,但她可以肯定,这里有她父亲的秘密。

她为了自保,便只好把这个地方告诉皇上的人。

果然……

禁军们凿开墙后,许多金条从墙上“哗啦啦”掉落。

蓝丞相面如死灰。

萧掷道:“分两支队伍,去其他院子看看,把墙都给我砸了。”

“是。”后面的禁军分成两队,去别的院子。

墙上的金子像摘叶子一样“哗哗”掉落,用箱子装都装不完。

蓝丞相知道自己完了,彻底晕死了过去。

此事,很快传到顾长宁耳边。

江淮拿着两块金条,从钱庄后面门跑入,开心地说道:“皇上,咱们有钱了,咱们有钱了。”

“你看。”江淮把萧掷派人送来的金条,放到顾长宁面前。

顾长宁拿起金条看了看:“搜到了多少?”

“一屋子,哦,不对,是一座宅子,蓝丞相几辈子都吃不完的金山银山,足够还清钱庄的账了。”

江淮感动的快泪流满面,紧要时刻,蓝丞相是真的“帮了大忙”。

顾长宁拧眉,放下金条道:“谁说朕要帮钱庄还清账?”

“啊,不是要还钱吗?”

江淮问完,外面就传来葛夫人的声音:“凭什么不还,我葛家也被段氏钱庄欠了很多钱。”

葛夫人带了很多人,堵在钱庄门前,要求谢礼给他一个说法。

顾长宁起身,推开二楼的窗。

不止葛夫人来要钱,崔家和其余世家夫人都来要钱。

世家底蕴丰厚,出手的钱都是平常老百姓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若这些钱都要国库承担,他岂不是得挖好几座金山银山才还得清钱庄欠下的债。

若要查,这些世家有哪一个干净。

抄蓝家就是杀鸡儆猴给这些世家看。

江淮一下子领悟了顾长宁的心思。

这时,蓝丞相坐在囚车里,从段氏钱庄前慢慢走过。

世家夫人们看到蓝丞相成为阶下囚后,脸色惊变……

举起双手道:“冤枉啊家主,是大小姐为了保住蓝府名誉,戴罪立功,向皇上举报家主你大肆敛财贪污,并叫奴才带着萧大人来此处找家主,我都是听主子办事,小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噗……”蓝丞相怒极攻心吐出了几口血。()?()

蓝彩蝶,他的好女儿,好女儿……

?想看金姝的《夫君独宠外室?我转身出府嫁反派》吗?请记住[]的域名[(.)]???♂?♂??

()?()

萧掷扬手一挥,命令身后的禁军:“挖。”()?()

“是。”禁军井条有序的冲进库房。

这库房比寻常的库房要大好几倍,是蓝丞相为了敛财专门打造。

景仁帝继位期间,蓝丞相借着丞相相之职,以权谋私,四处敛财,只是他从不把这些不义之财带回府中,而是在城外的庄子上建一座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宅子。

然而这宅子内却大有玄机。

旁人的宅子都是按正常规格建造,蓝丞相这个私宅,为了更好隐瞒不义之财,库房设计的很大,而且,还用金砌墙。

他坏就坏在,在蓝彩蝶四岁那年,曾带她来这里游览过自己的“江山”。

蓝彩蝶又是早慧过人,旁人四岁只知吃吃喝喝,怎么玩的更开心,她却已将自己父亲在庄子建造房子的事情,记在了脑子。

一直到现在。

虽然后来蓝彩蝶没有再来过这里,但她可以肯定,这里有她父亲的秘密。

她为了自保,便只好把这个地方告诉皇上的人。

果然……

禁军们凿开墙后,许多金条从墙上“哗啦啦”掉落。

蓝丞相面如死灰。

萧掷道:“分两支队伍,去其他院子看看,把墙都给我砸了。”

“是。”后面的禁军分成两队,去别的院子。

墙上的金子像摘叶子一样“哗哗”掉落,用箱子装都装不完。

蓝丞相知道自己完了,彻底晕死了过去。

此事,很快传到顾长宁耳边。

江淮拿着两块金条,从钱庄后面门跑入,开心地说道:“皇上,咱们有钱了,咱们有钱了。”

“你看。”江淮把萧掷派人送来的金条,放到顾长宁面前。

顾长宁拿起金条看了看:“搜到了多少?”

“一屋子,哦,不对,是一座宅子,蓝丞相几辈子都吃不完的金山银山,足够还清钱庄的账了。”

江淮感动的快泪流满面,紧要时刻,蓝丞相是真的“帮了大忙”。

顾长宁拧眉,放下金条道:“谁说朕要帮钱庄还清账?”

“啊,不是要还钱吗?”

江淮问完,外面就传来葛夫人的声音:“凭什么不还,我葛家也被段氏钱庄欠了很多钱。”

葛夫人带了很多人,堵在钱庄门前,要求谢礼给他一个说法。

顾长宁起身,推开二楼的窗。

不止葛夫人来要钱,崔家和其余世家夫人都来要钱。

世家底蕴丰厚,出手的钱都是平常老百姓几辈子都赚不到的钱,若这些钱都要国库承担,他岂不是得挖好几座金山银山才还得清钱庄欠下的债。

若要查,这些世家有哪一个干净。

抄蓝家就是杀鸡儆猴给这些世家看。

江淮一下子领悟了顾长宁的心思。

这时,蓝丞相坐在囚车里,从段氏钱庄前慢慢走过。

世家夫人们看到蓝丞相成为阶下囚后,脸色惊变……

举起双手道:“冤枉啊家主()?(),

是大小姐为了保住蓝府名誉()?(),

戴罪立功()?(),

向皇上举报家主你大肆敛财贪污?[(.)]?u?。?。??()?(),

并叫奴才带着萧大人来此处找家主,我都是听主子办事,小姐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噗……”蓝丞相怒极攻心吐出了几口血。

蓝彩蝶,他的好女儿,好女儿……

萧掷扬手一挥,命令身后的禁军:“挖。”

“是。”禁军井条有序的冲进库房。

这库房比寻常的库房要大好几倍,是蓝丞相为了敛财专门打造。

景仁帝继位期间,蓝丞相借着丞相相之职,以权谋私,四处敛财,只是他从不把这些不义之财带回府中,而是在城外的庄子上建一座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宅子。

然而这宅子内却大有玄机。

旁人的宅子都是按正常规格建造,蓝丞相这个私宅,为了更好隐瞒不义之财,库房设计的很大,而且,还用金砌墙。

他坏就坏在,在蓝彩蝶四岁那年,曾带她来这里游览过自己的“江山”。

蓝彩蝶又是早慧过人,旁人四岁只知吃吃喝喝,怎么玩的更开心,她却已将自己父亲在庄子建造房子的事情,记在了脑子。

一直到现在。

虽然后来蓝彩蝶没有再来过这里,但她可以肯定,这里有她父亲的秘密。

她为了自保,便只好把这个地方告诉皇上的人。

果然……

禁军们凿开墙后,许多金条从墙上“哗啦啦”掉落。

蓝丞相面如死灰。

萧掷道:“分两支队伍,去其他院子看看,把墙都给我砸了。”

“是。”后面的禁军分成两队,去别的院子。

墙上的金子像摘叶子一样“哗哗”掉落,用箱子装都装不完。

蓝丞相知道自己完了,彻底晕死了过去。

此事,很快传到顾长宁耳边。

江淮拿着两块金条,从钱庄后面门跑入,开心地说道:“皇上,咱们有钱了,咱们有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