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都市 > 快穿:我靠生子系统宠冠后宫 > 第467章 柔弱小白兔和霸道总裁12

听见这话,顾老夫人更加生气了。()?()

她没好气地道:“你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你居然说你追她?”

?一心向富的作品《快穿:我靠生子系统宠冠后宫》??,域名[(.)]???_?_??

()?()

就算要在一起也该是青宁处心积虑追顾凛,现在顾凛这么说,完全颠倒过来,让顾老夫人颇受打击,根本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

旁边的顾泽恺也皱眉,觉得顾凛是故意这么说的。()?()

只有唐蔓菁没说话,只深深地看了眼顾,眼神漆黑一片,手指却在裙子底下不断攥紧。

片刻,她故作轻声地道:“阿凛,你是不是在和奶奶开玩笑?奶奶身体不好,这种玩笑尽量别开。”

顾凛看都没看她,目光平静地道:“奶奶,这是我的私事,还希望你们不要插手。”

“你!”顾老夫人气地拍着膝盖,咬牙切齿,“我告诉你,她被你的车撞就是她故意讹你,想与你搭上关系,你别被利用了。”

顾凛眉眼微沉,看来顾老夫人将很多事情都已经调查过了。

那正好少了他解释时间。

“奶奶会用自己的命去赌?她被撞昏迷不是假的,况且我已经调查清楚,车祸只是意外,没有任何勾心斗角。”

顾老夫人言辞犀利地道:“你怎么知道是意外?若能嫁进豪门,当一辈子富太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能博取你的同情愧疚,有什么不能赌的?”

说到这,顾老夫人胸口重重地起伏几下,甚至没有给顾凛反驳的机会,继续往下说。

“而且,这女人不就赌赢了吗?现在不仅让你心甘情愿为她付出,还能让你与家里人作对,她不仅赢了,还赢得很漂亮!”

顾凛眉头皱起,他没想到顾老夫人对青宁的意见这么大。

如此没有证据的揣测,竟是让他有几分恶心。

“阿凛,奶奶不会害你,我们都是为你好,趁你现在还没泥足深陷,和那个女人早点断了联系吧,不然迟早你会毁在她手里!”

顾凛嘴角抿成一条直线,面容冷厉得很:“每次都说为我好,可你们哪次是真的为我好,不过是为了顾氏有个完美的继承人而已。”

“我已经听你们的继承了顾氏,你们还想操控我的人生?一个女人就能毁了我的话,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位置上?”

孙子自然是最优秀的,顾老夫人瞬间语塞。

打小顾凛就尊老爱幼,还从过这么重的话。

没想到今天居然为了个女人这么出格!

“怎么和你奶奶说话的!”顾泽恺忍不住出言教训,“就算你已经是顾氏总裁,那家人也总归是家人,明白吗?”

顾凛凉薄地扫了眼顾泽恺,并没有多少情绪:“青宁,我是一定要追的,她愿不愿意与我在一起是她的事,在一起之后我必定会为她负责,至于你们——”

他目光轻描淡写地扫过顾泽恺以及唐蔓菁。

“你们想让我娶的人我不可能答应,你们想娶就自己娶。”他语调没有起伏,眼神幽邃,黑得让人见不到底。

顾泽恺脸色僵硬,却又不敢和顾凛硬

着来。

倒是顾老夫人脸色铁青()?(),

冷冷地盯着顾凛:“阿凛()?(),

我看你是真的被那个女人下蛊了?[(.)]????????()?(),

居然这么忤逆我们!”

“是奶奶先出言诋毁她()?(),

我只不过是做了正常人应该做的维护罢了,青宁比你们任何人都要纯善。”

顾老夫人气得嘴角哆嗦:“我诋毁?我要是诋毁,你怎么会给她买了两套房还有车,还有出资让她与朋友出国游,这些东西加起来有几千万了吧?”

说着,顾老夫人神色更是狰狞:“你以为这些事我们都不知道?以为你自己隐瞒得很好?阿凛,我们顾家人都没有傻子,你想糊弄谁?”

顾凛默默地看了眼顾老夫人,神情有些阴冷:“所以,你们是觉得她名下的财产都是我出资买的?”

顾老夫人语气不善地道:“不然呢?她一个孤女哪里来的钱买那些?做都做了,你也用不着瞒我,这点只是小钱,你及时抽身还是能弥补回来的。”

浪子回头金不换,况且还是个从来就懂事的浪子。

顾凛冷笑了声,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什么意思?”众人有些吃惊。

“那是她自己的钱财,很多事,你们都不需要胡乱揣测,别自以为是人上人就看不起别人,人无完人。”

本来还信誓旦旦觉得是顾凛出的钱,现在听见他这么决然的话,顾老夫人又有些不够确定了。

气氛有些凝滞,唐蔓菁打破了这诡异的僵局。

“坐下来吃饭吧?”

顾老夫人哼了声,态度并不是很好:“不管是不是,反正我不会让那个女人进顾家门,她那身份家世不配。”

说着,顾老夫人又拉着唐蔓菁的手腕:“能进顾家门当孙媳妇的只有蔓菁一人。”

其实顾家家世已经用不着联姻,娶不娶徐娇都无所谓。

主要是能娶个让自己顺眼乖顺的孙媳。

“饭我就不吃了,你们慢用。”顾凛站起身,要走,“至于青宁能不能进顾家门,不是你们说了算,我才是掌权者。”

话落,顾凛对身后的责骂声充耳不闻,直接走出老宅上车离开。

顾老夫人头晕眼花,感觉自己的心脏疼得厉害,她捂着胸口,哭着道:“这孩子……这孩子怎么变得这么快,他……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叫回来!”

顾泽恺最是知道顾凛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肯定不会改变。

只能想别的办法。

他和顾老夫人是一样的想法,都不愿意让青宁进门。

“妈,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那边就直接挂断,紧接着再打过去,电话就进了黑名单,顾泽恺脸色非常难看,看向顾老夫人时也有些尴尬。

顾老夫人感觉心脏更疼了,捂着胸口道:“这可怎么办,阿凛的魂都要被那个贱人勾走了!”

“妈,你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身子。”顾泽恺给顾老夫人倒了杯茶水。

顾老夫人并不领情,直接拂开那杯茶水。

茶水撒了一地,顾老夫人神色更加难看,愤怒道:“别生气有什么用,你赶紧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

一时半会,顾泽恺脑子就跟浆糊一样,想不出半点头绪。

唐蔓菁咬着唇,像是难以启齿地道:“奶奶,阿凛这边说不通,其实可以去找那位青宁小姐,兴许能让她知难而退。”

着来。

倒是顾老夫人脸色铁青,冷冷地盯着顾凛:“阿凛,我看你是真的被那个女人下蛊了,居然这么忤逆我们!”

“是奶奶先出言诋毁她,我只不过是做了正常人应该做的维护罢了,青宁比你们任何人都要纯善。”

顾老夫人气得嘴角哆嗦:“我诋毁?我要是诋毁,你怎么会给她买了两套房还有车,还有出资让她与朋友出国游,这些东西加起来有几千万了吧?”

说着,顾老夫人神色更是狰狞:“你以为这些事我们都不知道?以为你自己隐瞒得很好?阿凛,我们顾家人都没有傻子,你想糊弄谁?”

顾凛默默地看了眼顾老夫人,神情有些阴冷:“所以,你们是觉得她名下的财产都是我出资买的?”

顾老夫人语气不善地道:“不然呢?她一个孤女哪里来的钱买那些?做都做了,你也用不着瞒我,这点只是小钱,你及时抽身还是能弥补回来的。”

浪子回头金不换,况且还是个从来就懂事的浪子。

顾凛冷笑了声,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什么意思?”众人有些吃惊。

“那是她自己的钱财,很多事,你们都不需要胡乱揣测,别自以为是人上人就看不起别人,人无完人。”

本来还信誓旦旦觉得是顾凛出的钱,现在听见他这么决然的话,顾老夫人又有些不够确定了。

气氛有些凝滞,唐蔓菁打破了这诡异的僵局。

“坐下来吃饭吧?”

顾老夫人哼了声,态度并不是很好:“不管是不是,反正我不会让那个女人进顾家门,她那身份家世不配。”

说着,顾老夫人又拉着唐蔓菁的手腕:“能进顾家门当孙媳妇的只有蔓菁一人。”

其实顾家家世已经用不着联姻,娶不娶徐娇都无所谓。

主要是能娶个让自己顺眼乖顺的孙媳。

“饭我就不吃了,你们慢用。”顾凛站起身,要走,“至于青宁能不能进顾家门,不是你们说了算,我才是掌权者。”

话落,顾凛对身后的责骂声充耳不闻,直接走出老宅上车离开。

顾老夫人头晕眼花,感觉自己的心脏疼得厉害,她捂着胸口,哭着道:“这孩子……这孩子怎么变得这么快,他……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叫回来!”

顾泽恺最是知道顾凛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肯定不会改变。

只能想别的办法。

他和顾老夫人是一样的想法,都不愿意让青宁进门。

“妈,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那边就直接挂断,紧接着再打过去,电话就进了黑名单,顾泽恺脸色非常难看,看向顾老夫人时也有些尴尬。

顾老夫人感觉心脏更疼了,捂着胸口道:“这可怎么办,阿凛的魂都要被那个贱人勾走了!”

“妈,你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身子。”顾泽恺给顾老夫人倒了杯茶水。

顾老夫人并不领情,直接拂开那杯茶水。

茶水撒了一地,顾老夫人神色更加难看,愤怒道:“别生气有什么用,你赶紧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

一时半会,顾泽恺脑子就跟浆糊一样,想不出半点头绪。

唐蔓菁咬着唇,像是难以启齿地道:“奶奶,阿凛这边说不通,其实可以去找那位青宁小姐,兴许能让她知难而退。”

着来。

倒是顾老夫人脸色铁青,

冷冷地盯着顾凛:“阿凛,

我看你是真的被那个女人下蛊了,

居然这么忤逆我们!”

“是奶奶先出言诋毁她,

我只不过是做了正常人应该做的维护罢了,青宁比你们任何人都要纯善。”

顾老夫人气得嘴角哆嗦:“我诋毁?我要是诋毁,你怎么会给她买了两套房还有车,还有出资让她与朋友出国游,这些东西加起来有几千万了吧?”

说着,顾老夫人神色更是狰狞:“你以为这些事我们都不知道?以为你自己隐瞒得很好?阿凛,我们顾家人都没有傻子,你想糊弄谁?”

顾凛默默地看了眼顾老夫人,神情有些阴冷:“所以,你们是觉得她名下的财产都是我出资买的?”

顾老夫人语气不善地道:“不然呢?她一个孤女哪里来的钱买那些?做都做了,你也用不着瞒我,这点只是小钱,你及时抽身还是能弥补回来的。”

浪子回头金不换,况且还是个从来就懂事的浪子。

顾凛冷笑了声,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什么意思?”众人有些吃惊。

“那是她自己的钱财,很多事,你们都不需要胡乱揣测,别自以为是人上人就看不起别人,人无完人。”

本来还信誓旦旦觉得是顾凛出的钱,现在听见他这么决然的话,顾老夫人又有些不够确定了。

气氛有些凝滞,唐蔓菁打破了这诡异的僵局。

“坐下来吃饭吧?”

顾老夫人哼了声,态度并不是很好:“不管是不是,反正我不会让那个女人进顾家门,她那身份家世不配。”

说着,顾老夫人又拉着唐蔓菁的手腕:“能进顾家门当孙媳妇的只有蔓菁一人。”

其实顾家家世已经用不着联姻,娶不娶徐娇都无所谓。

主要是能娶个让自己顺眼乖顺的孙媳。

“饭我就不吃了,你们慢用。”顾凛站起身,要走,“至于青宁能不能进顾家门,不是你们说了算,我才是掌权者。”

话落,顾凛对身后的责骂声充耳不闻,直接走出老宅上车离开。

顾老夫人头晕眼花,感觉自己的心脏疼得厉害,她捂着胸口,哭着道:“这孩子……这孩子怎么变得这么快,他……愣着干什么,还不把他叫回来!”

顾泽恺最是知道顾凛的脾气,他决定的事情肯定不会改变。

只能想别的办法。

他和顾老夫人是一样的想法,都不愿意让青宁进门。

“妈,你别着急,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手机提示音响了一声那边就直接挂断,紧接着再打过去,电话就进了黑名单,顾泽恺脸色非常难看,看向顾老夫人时也有些尴尬。

顾老夫人感觉心脏更疼了,捂着胸口道:“这可怎么办,阿凛的魂都要被那个贱人勾走了!”

“妈,你先消气,别气坏了自己身子。”顾泽恺给顾老夫人倒了杯茶水。

顾老夫人并不领情,直接拂开那杯茶水。

茶水撒了一地,顾老夫人神色更加难看,愤怒道:“别生气有什么用,你赶紧想个办法解决这件事!”

一时半会,顾泽恺脑子就跟浆糊一样,想不出半点头绪。

唐蔓菁咬着唇,像是难以启齿地道:“奶奶,阿凛这边说不通,其实可以去找那位青宁小姐,兴许能让她知难而退。”

着来。

倒是顾老夫人脸色铁青()?(),

冷冷地盯着顾凛:“阿凛?()_[(.)]???@?@??()?(),

我看你是真的被那个女人下蛊了()?(),

居然这么忤逆我们!”

“是奶奶先出言诋毁她()?(),

我只不过是做了正常人应该做的维护罢了,青宁比你们任何人都要纯善。”

顾老夫人气得嘴角哆嗦:“我诋毁?我要是诋毁,你怎么会给她买了两套房还有车,还有出资让她与朋友出国游,这些东西加起来有几千万了吧?”

说着,顾老夫人神色更是狰狞:“你以为这些事我们都不知道?以为你自己隐瞒得很好?阿凛,我们顾家人都没有傻子,你想糊弄谁?”

顾凛默默地看了眼顾老夫人,神情有些阴冷:“所以,你们是觉得她名下的财产都是我出资买的?”

顾老夫人语气不善地道:“不然呢?她一个孤女哪里来的钱买那些?做都做了,你也用不着瞒我,这点只是小钱,你及时抽身还是能弥补回来的。”

浪子回头金不换,况且还是个从来就懂事的浪子。

顾凛冷笑了声,斩钉截铁地道:“不是。”

“什么意思?”众人有些吃惊。

“那是她自己的钱财,很多事,你们都不需要胡乱揣测,别自以为是人上人就看不起别人,人无完人。”

本来还信誓旦旦觉得是顾凛出的钱,现在听见他这么决然的话,顾老夫人又有些不够确定了。

气氛有些凝滞,唐蔓菁打破了这诡异的僵局。

“坐下来吃饭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