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其他 > 血谍:十号军机 > 第172章 按兵不动

大西路15号一楼右侧有条甬道,再往前走就是地下层,连下几级台阶就有几个房间,正中一个房间的铁架床倚着轻轻擦拭枪身的游愿,平躺在旁边一张铁架床的程吟霜望着一片灰白顶部,目光呆滞!

游愿将擦拭完的毛瑟m1930自动手枪重新插回腰间枪套,也和程吟霜一样平躺下来,但他却是慢慢闭上眼睛,很快仅有三十平米的室内传来轻微的酣睡声。

程吟霜脑袋朝外偏了下,柳眉轻皱嘟囔道:“嘿......还睡得挺香啊。他倒是什么都不在乎!”

听到旁边铁架床传来程吟霜侧转身子的轻声,游愿的剑眉轻轻挑了下,嘴角更是慢慢勾起弧度。

天照密令......

只在哈尔滨特务机关的私下传闻中听到过,据说是属于日本情报界的特殊命令方式,也是属于日本黑龙会的最高指令之一,甚至有日方特务首脑声称,这项指令几乎等同于内阁与军部同时下达命令,绝对至高无上!

因此,日方才会专门以天照大神来命名,并特制了一块专属木牌,只是见过的人极少,但如果日方内部任何机构只要见到这块木牌,要服从携带此木牌者的一切要求和命令,不得有任何阻碍与推托,否则将会严惩!

更有传说称,此类严惩将会异常恐怖,甚至连陆军严苛的刑罚都远不及!

以前听到这些传闻,自己并不是特别相信,毕竟传闻只是传闻,凡事还得亲眼所见才能证实,也只是暗暗记住,并没有完全放在心上。

没想到,原来真的有这项特殊命令存在!

更没想到,携带专用木牌的竟是程吟霜!

此前曾想过她的身份不一般,有可能属于浅野株式会社,以及其他机构。

但从没想过,她竟然背景如此复杂,竟然是日方内部最高命令之一的执行人员!

程吟霜,究竟是什么人?!

程吟霜,究竟还有多少身份?!

据传闻,执行天照密令的特工人员全部必须是日本人,其他雇佣的中国籍与高丽籍等外籍特工人员无资格。

那么,程吟霜难道不是中国人,而是一个日本人?!

可她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日本人,无论外形、举止、语言及姿态,完全就是一个标准的中国人!

哪怕一个日本人再会伪装,也多少会留下有那么一丁点的民族习惯与生活方式,不可能伪装得如此不留痕迹!

而且,程吟霜经常有意无意盯着自己,难道自己的身份......

不可能!

自己的身份属于绝密!

除非组织内部有叛徒!

否则任何人也不会知道,就连扬子鳄与皮匠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察觉什么吗?!

可程吟霜的一些举动,的确是非常可疑......

还有,姚国汉到底是谁?为什么程吟霜要故意放掉他,还杀死那么多汉奸灭口?

另外姚国汉的被捕也很奇怪......

日本宪兵队、伪沪西分局和黄道会那么多人,把半个沪西都查了一遍,什么都没有发现。

别说姚国汉,就连许照都没有找到一点影子。

如果不是许照的徒弟篙子冒然出手,也许日伪连篙子都碰不到!

这也证明姚国汉隐藏的地点极为巧妙与秘密!

可是,程吟霜只和北田和夫如同饭后散步般出去一趟,姚国汉就在愚园路被抓了!

姚国汉为什么好好地要跑到愚园路去?

就好像他是一个被人牵着线的木偶,跟随控制者的手指摆动,做出一个个不同动作!

木偶......

救姚国汉的又是谁?真是青龙堂?!

假如姚国汉真与青龙堂密切有关,那么青龙堂为什么放心让许照一个外人去营救?

记得师傅曾说过,清帮三大堂口几乎从不找外人执行特殊任务,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人才能保守秘密!

除非只有一种可能性,他们才会在江湖上请出得力外援!

那就是,这个任务关乎整个帮派的生死存亡!

如果说有什么是能直接关乎一个帮派的生死存亡......

那么就一定是和帮派最重要的几个人有关......

不,甚至只是一个人......

原来是这样!

不过,也可能自己想得方向并不正确,也许情况并没有糟糕。

可一旦方向是对的,那么现在青龙堂情况就已经不妙,很不妙。

假如情况一直没有改善,这些响铛铛的热血男儿将会彻底陷入绝境!

敌人之所以没有对青龙堂动手,就是应该没有彻底掌握那个人。

否则,青龙堂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看起来,目前最重要首先是找到阿照。

他一定知道很多,通过阿照也能渐渐解开其中的一些谜团!

其次,就是那个麦兰捕房政治处的华籍探长,匡志宏!

凭着自己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直觉,只要撬开匡志宏的嘴,通源洋行血案的幕后真相就基本能搞清!

也许他知道的东西,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

“奇怪,从圣那罗尔咖啡馆回来就没见到北田和夫”

“吱”

铁门打开的声响,让游愿和程吟霜同时翻身坐起,二人手里都拿着毛瑟m1930和勃朗宁m1910。门边的阴暗处闪出了穿着便装的南野平,他朝着程吟霜看了一眼,后者将手枪插回腰间,下床穿好皮鞋走过去。

“游处长,又得辛苦一下,有个新任务!”

“没想到,游某这么快就和北田君一起执行任务。”

南野平与程吟霜低语几句,然后悄然离开,程吟霜返回从床边取过礼帽戴好,游愿眼中闪过疑惑。

“不,北田君有另外任务!游处长,是你和我两人。”

“哦?明白了,北田君的任务更重要!”

面对游愿的追问,程吟霜掏出腰间勃朗宁手枪,取下弹匣看了一下重新插回枪身,目光渐渐冰冷。

“游处长多心了,这个任务同样重要,希望你不能轻视!”

“程秘书放心,游某知道自己的责任。绝不敢放松!”

“那就好!吟霜多说一句,任务完成,游处长可以休息一天,但是不能离开沪西,一天后再回到这里!”

“嗯,有一天假期,游某就很满足了。程秘书,请!”

游愿也仔细再检查一遍毛瑟m1930自动手枪,然后重新插回腰间枪套,跟程吟霜一同推门走出。二人快接近甬道出口时,程吟霜又压低声音说了几句,游愿脸上带着微笑点头。

当天下午五点,外滩公园靠着苏州河边一条长椅,两个青年男人分别背对坐着,一人戴黑色毡帽穿灰色长衫,另一个头戴浅黄礼帽穿浅色西装,二人的嘴唇轻轻嚅动,如果没有走到近前谁也不知道是在交谈。

不到一盏茶功夫,穿西装的男人首先离开,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灰色长衫的男人慢慢起身朝外走去!

谁也更想不到,这两人分别是共产党上海地下组织的文委党支部负责人和文委静安支部副书记!

“刚得到一个重要情况,兴国学会一个女学员被盯上了,盯她的是日本人的密探。”

“哦......兴国学会最近在租界活动有点频繁,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敌人的视线之内!需要通知小广吗?”

“嗯,先调查核实一下。调查期间,让兴国学会先暂停一切活动,等调查完再决定下面的安排!”

“知道了。兴国学会有几个女学员,被盯上的是姓?”

“是姓韩的一个小姑娘!调查要快,如果情况很紧急,立刻关闭联络点。小广先去青浦,然后离开上海!”

“放心吧,我明天就开始调查。现在租界情况越来越复杂,书记,您也要多小心!”

“我会的。一旦有事还是老办法!提醒小广,凡事不可操之过急!”

“好的,我一定转告给他。我先走了,您多保重!”

“嗯,一切小心!”

几乎同一时间,兆丰公园湖边,一名头戴黑色纱帽的年轻女子来到一张长椅座下,瞟了眼湖边三三两两的情侣,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指轻巧地从长椅扶手的缝隙中抽出一张纸条,飞快地放入小坤包内,接着起身继续闲逛!

二十分钟后,法租界一座小楼的秘室,一个男人将一张纸条打开,看到纸条的两句话一脸惊喜之色!

“已查实,兴国学会背后的师生联合会与共党上海文委有密切联系,详情待察。”

“兴国学会的韩竹曾经跟踪师生联合会一位重要人物,疑似在静安寺路某书店停留。速调查该地所有书店!”

不,甚至只是一个人......

原来是这样!

不过,也可能自己想得方向并不正确,也许情况并没有糟糕。

可一旦方向是对的,那么现在青龙堂情况就已经不妙,很不妙。

假如情况一直没有改善,这些响铛铛的热血男儿将会彻底陷入绝境!

敌人之所以没有对青龙堂动手,就是应该没有彻底掌握那个人。

否则,青龙堂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看起来,目前最重要首先是找到阿照。

他一定知道很多,通过阿照也能渐渐解开其中的一些谜团!

其次,就是那个麦兰捕房政治处的华籍探长,匡志宏!

凭着自己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直觉,只要撬开匡志宏的嘴,通源洋行血案的幕后真相就基本能搞清!

也许他知道的东西,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

“奇怪,从圣那罗尔咖啡馆回来就没见到北田和夫”

“吱”

铁门打开的声响,让游愿和程吟霜同时翻身坐起,二人手里都拿着毛瑟m1930和勃朗宁m1910。门边的阴暗处闪出了穿着便装的南野平,他朝着程吟霜看了一眼,后者将手枪插回腰间,下床穿好皮鞋走过去。

“游处长,又得辛苦一下,有个新任务!”

“没想到,游某这么快就和北田君一起执行任务。”

南野平与程吟霜低语几句,然后悄然离开,程吟霜返回从床边取过礼帽戴好,游愿眼中闪过疑惑。

“不,北田君有另外任务!游处长,是你和我两人。”

“哦?明白了,北田君的任务更重要!”

面对游愿的追问,程吟霜掏出腰间勃朗宁手枪,取下弹匣看了一下重新插回枪身,目光渐渐冰冷。

“游处长多心了,这个任务同样重要,希望你不能轻视!”

“程秘书放心,游某知道自己的责任。绝不敢放松!”

“那就好!吟霜多说一句,任务完成,游处长可以休息一天,但是不能离开沪西,一天后再回到这里!”

“嗯,有一天假期,游某就很满足了。程秘书,请!”

游愿也仔细再检查一遍毛瑟m1930自动手枪,然后重新插回腰间枪套,跟程吟霜一同推门走出。二人快接近甬道出口时,程吟霜又压低声音说了几句,游愿脸上带着微笑点头。

当天下午五点,外滩公园靠着苏州河边一条长椅,两个青年男人分别背对坐着,一人戴黑色毡帽穿灰色长衫,另一个头戴浅黄礼帽穿浅色西装,二人的嘴唇轻轻嚅动,如果没有走到近前谁也不知道是在交谈。

不到一盏茶功夫,穿西装的男人首先离开,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灰色长衫的男人慢慢起身朝外走去!

谁也更想不到,这两人分别是共产党上海地下组织的文委党支部负责人和文委静安支部副书记!

“刚得到一个重要情况,兴国学会一个女学员被盯上了,盯她的是日本人的密探。”

“哦......兴国学会最近在租界活动有点频繁,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敌人的视线之内!需要通知小广吗?”

“嗯,先调查核实一下。调查期间,让兴国学会先暂停一切活动,等调查完再决定下面的安排!”

“知道了。兴国学会有几个女学员,被盯上的是姓?”

“是姓韩的一个小姑娘!调查要快,如果情况很紧急,立刻关闭联络点。小广先去青浦,然后离开上海!”

“放心吧,我明天就开始调查。现在租界情况越来越复杂,书记,您也要多小心!”

“我会的。一旦有事还是老办法!提醒小广,凡事不可操之过急!”

“好的,我一定转告给他。我先走了,您多保重!”

“嗯,一切小心!”

几乎同一时间,兆丰公园湖边,一名头戴黑色纱帽的年轻女子来到一张长椅座下,瞟了眼湖边三三两两的情侣,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指轻巧地从长椅扶手的缝隙中抽出一张纸条,飞快地放入小坤包内,接着起身继续闲逛!

二十分钟后,法租界一座小楼的秘室,一个男人将一张纸条打开,看到纸条的两句话一脸惊喜之色!

“已查实,兴国学会背后的师生联合会与共党上海文委有密切联系,详情待察。”

“兴国学会的韩竹曾经跟踪师生联合会一位重要人物,疑似在静安寺路某书店停留。速调查该地所有书店!”

不,甚至只是一个人......

原来是这样!

不过,也可能自己想得方向并不正确,也许情况并没有糟糕。

可一旦方向是对的,那么现在青龙堂情况就已经不妙,很不妙。

假如情况一直没有改善,这些响铛铛的热血男儿将会彻底陷入绝境!

敌人之所以没有对青龙堂动手,就是应该没有彻底掌握那个人。

否则,青龙堂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看起来,目前最重要首先是找到阿照。

他一定知道很多,通过阿照也能渐渐解开其中的一些谜团!

其次,就是那个麦兰捕房政治处的华籍探长,匡志宏!

凭着自己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直觉,只要撬开匡志宏的嘴,通源洋行血案的幕后真相就基本能搞清!

也许他知道的东西,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

“奇怪,从圣那罗尔咖啡馆回来就没见到北田和夫”

“吱”

铁门打开的声响,让游愿和程吟霜同时翻身坐起,二人手里都拿着毛瑟m1930和勃朗宁m1910。门边的阴暗处闪出了穿着便装的南野平,他朝着程吟霜看了一眼,后者将手枪插回腰间,下床穿好皮鞋走过去。

“游处长,又得辛苦一下,有个新任务!”

“没想到,游某这么快就和北田君一起执行任务。”

南野平与程吟霜低语几句,然后悄然离开,程吟霜返回从床边取过礼帽戴好,游愿眼中闪过疑惑。

“不,北田君有另外任务!游处长,是你和我两人。”

“哦?明白了,北田君的任务更重要!”

面对游愿的追问,程吟霜掏出腰间勃朗宁手枪,取下弹匣看了一下重新插回枪身,目光渐渐冰冷。

“游处长多心了,这个任务同样重要,希望你不能轻视!”

“程秘书放心,游某知道自己的责任。绝不敢放松!”

“那就好!吟霜多说一句,任务完成,游处长可以休息一天,但是不能离开沪西,一天后再回到这里!”

“嗯,有一天假期,游某就很满足了。程秘书,请!”

游愿也仔细再检查一遍毛瑟m1930自动手枪,然后重新插回腰间枪套,跟程吟霜一同推门走出。二人快接近甬道出口时,程吟霜又压低声音说了几句,游愿脸上带着微笑点头。

当天下午五点,外滩公园靠着苏州河边一条长椅,两个青年男人分别背对坐着,一人戴黑色毡帽穿灰色长衫,另一个头戴浅黄礼帽穿浅色西装,二人的嘴唇轻轻嚅动,如果没有走到近前谁也不知道是在交谈。

不到一盏茶功夫,穿西装的男人首先离开,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灰色长衫的男人慢慢起身朝外走去!

谁也更想不到,这两人分别是共产党上海地下组织的文委党支部负责人和文委静安支部副书记!

“刚得到一个重要情况,兴国学会一个女学员被盯上了,盯她的是日本人的密探。”

“哦......兴国学会最近在租界活动有点频繁,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入敌人的视线之内!需要通知小广吗?”

“嗯,先调查核实一下。调查期间,让兴国学会先暂停一切活动,等调查完再决定下面的安排!”

“知道了。兴国学会有几个女学员,被盯上的是姓?”

“是姓韩的一个小姑娘!调查要快,如果情况很紧急,立刻关闭联络点。小广先去青浦,然后离开上海!”

“放心吧,我明天就开始调查。现在租界情况越来越复杂,书记,您也要多小心!”

“我会的。一旦有事还是老办法!提醒小广,凡事不可操之过急!”

“好的,我一定转告给他。我先走了,您多保重!”

“嗯,一切小心!”

几乎同一时间,兆丰公园湖边,一名头戴黑色纱帽的年轻女子来到一张长椅座下,瞟了眼湖边三三两两的情侣,戴着黑色蕾丝手套的手指轻巧地从长椅扶手的缝隙中抽出一张纸条,飞快地放入小坤包内,接着起身继续闲逛!

二十分钟后,法租界一座小楼的秘室,一个男人将一张纸条打开,看到纸条的两句话一脸惊喜之色!

“已查实,兴国学会背后的师生联合会与共党上海文委有密切联系,详情待察。”

“兴国学会的韩竹曾经跟踪师生联合会一位重要人物,疑似在静安寺路某书店停留。速调查该地所有书店!”

不,甚至只是一个人......

原来是这样!

不过,也可能自己想得方向并不正确,也许情况并没有糟糕。

可一旦方向是对的,那么现在青龙堂情况就已经不妙,很不妙。

假如情况一直没有改善,这些响铛铛的热血男儿将会彻底陷入绝境!

敌人之所以没有对青龙堂动手,就是应该没有彻底掌握那个人。

否则,青龙堂可能早就不存在了!

看起来,目前最重要首先是找到阿照。

他一定知道很多,通过阿照也能渐渐解开其中的一些谜团!

其次,就是那个麦兰捕房政治处的华籍探长,匡志宏!

凭着自己多年从事情报工作的直觉,只要撬开匡志宏的嘴,通源洋行血案的幕后真相就基本能搞清!

也许他知道的东西,远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

“奇怪,从圣那罗尔咖啡馆回来就没见到北田和夫”

“吱”

铁门打开的声响,让游愿和程吟霜同时翻身坐起,二人手里都拿着毛瑟m1930和勃朗宁m1910。门边的阴暗处闪出了穿着便装的南野平,他朝着程吟霜看了一眼,后者将手枪插回腰间,下床穿好皮鞋走过去。

“游处长,又得辛苦一下,有个新任务!”

“没想到,游某这么快就和北田君一起执行任务。”

南野平与程吟霜低语几句,然后悄然离开,程吟霜返回从床边取过礼帽戴好,游愿眼中闪过疑惑。

“不,北田君有另外任务!游处长,是你和我两人。”

“哦?明白了,北田君的任务更重要!”

面对游愿的追问,程吟霜掏出腰间勃朗宁手枪,取下弹匣看了一下重新插回枪身,目光渐渐冰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