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三叶屋 > 其他 > 魔法学院的平凡教师 > 第九十三章 三个噩耗

“在魔力没有中断的情况下,可以将魔法式……”菲莉讲课的声音停了下来,和教室里的所有人一同看向窗外。

天空中,一道鲜红的流星划落,射进了学院内高耸的钟楼内,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连菲莉也皱起眉来。

“居然是焰星传信,又发生什么大事了?”利瓦尔看着天空留下的火痕低语着。

如果没有重大变故,不会使用这种特别的传信手段,焰星是利用了一种极稀缺昂贵的魔石,将这种魔石切割后,碎开的两块魔石即使分隔再远,也会存在联系,再使用一种特制的魔法来启动,就能让魔石以极快的速度飞向它的另一半,比如北国与南国的首都,正常传递一封信需要几个月的时间,但使用焰星,就只需短短几天。

正当菲莉想要让大家专注时,又有两道不同方向的火焰流星落入钟楼,一瞬的沉默后,是人心的纷乱,菲莉同样有些想法,不过也惊讶院长暗中情报网的广泛。

而在钟楼内,老人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慎重,桌面上的三封密信,是三道焰星带来的三个噩耗,加上前些日证实的一个消息……

“未免有些过于巧合了。”老人拿出前些天收到的信息,上面记载着在北国与西国的边境,发现西国的军队开始异动,同时安插在西国王庭的人传来消息,西国皇室似乎已经将目光投向了北国。

但哪怕两国即将交战,老人也没有觉得这比桌上的三封密信更让他痛苦,“记得魔塔有名学生,在菲莉那里,唉。”

手指滑动,在空中画出一个个魔法式,老人嘴唇微动,魔法式化作了一股青色的风,向着学院内的某间教室飘去。

讲课中的菲莉,耳边响起了老人的声音,随即又不得不停下,心中有不好的预感,“这节课暂停,大家自主学习,尤莉叶,你跟我走。”

满心疑惑的尤莉叶站起来,跟随菲莉的步伐走出教室,有眼力的几个人注意到,菲莉离开时的脸色很凝重,而联想刚才的三道焰星,对尤莉叶此去的结果,很不看好。

……

“您说什么?”

尤莉叶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而她面前的院长,声音沉重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半个月前离开的魔塔一行人,在南边的一个小镇里,全部身亡。”

“已发现其中一百二十五具尸体,戴着魔塔独有的徽章。”

老人也握紧了双拳,这其中有一百人曾是学院的学生啊,哪怕他们离开学院,老人看到消息时,强烈的愤怒也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看着瘫软跪坐在地的尤莉叶,老人拿出一张褶皱并有些烧焦的纸,站起来走到她面前,“密信上说,这是一位烧伤女士手中,最后紧紧握着的东西,应该是留给你的。”

浑浑噩噩地接过,尤莉叶看着上面用血写下的字,“不要回魔塔,尤”。

“啊,啊,呜啊……”熟悉的字迹让尤莉叶彻底崩溃,身体伏在地上,抱着那张纸,声音撕裂地大哭起来,那痛彻心扉的哀嚎,让一旁的两人自觉悲伤且无力。

当尤莉叶悲伤过度昏迷过去,菲莉抱起她想要带回宿舍时,老人开口叫住了她,“先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吧,我这里还有两个坏消息,和你有关。”

菲莉皱起眉,轻柔地让尤莉叶躺在一旁,转身看向院长,声音多了点焦虑,“和恩尔大人有关?”

“算是吧,冷静听我说完啊。”老人打开另一封密信,“是北境防线的消息,魔族军队大举来犯,数量是以往的数倍,堪称断魔战役后这四百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

“我现在就去北境。”听到这,菲莉立刻决定动身,快步就要冲出房间。

“回来,回来,我不是要你听完吗。”发现没有叫住她,老人立刻对着门外的菲莉喊着,“恩尔有信留给你。”

看着回来但脸色依旧急切的菲莉,老人大叹口气,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这是恩尔在迷宫都市分开时,交给我的,说……是如果发生你要去北境的情况,就将信交给你,想来他应该有所预料,你不用太担心。”

没有听完老人的絮叨,菲莉一把夺过信,上面写着,“安心等我回来,我可不要不听话的女仆。”

看完后,原本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菲莉抿着嘴唇泪眼汪汪,看上去委屈可怜极了,明明平时都没有把我当作女仆,只有这种时候……明明心里很清楚,我不会违背恩尔大人作为主人,下达的任何命令,还这么威胁我……

菲莉明白恩尔是认真的,特意写明女仆的身份,是有意让她想起当时两人的约定,如果菲莉作为女仆违反他的意愿,那他也可以不遵守当初的约定。

“我会留在学院的。”

听到这句带着浓浓委屈的话,老人心中的石头稍稍放下一点,但还是郑重说明,“记住这句话,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

将昏迷的尤莉叶送回宿舍,菲莉来到教室,把魔塔一行遇害的消息告诉了大家,这件事和魔族进攻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两个消息迟些天就会传遍整个大陆,现在告诉他们,是希望他们能及时安慰尤莉叶,这件事比自己作为老师来做,要有效得多。

众人心中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同时不敢相信,居然会有势力袭击魔塔,而且有三位极限魔法师,和数十位能使用高阶魔法的学生,这样的队伍实力简直强得可怕,可结果却是,魔塔全灭。

“这怎么可能!”

不少人的质疑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因为菲莉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嘱咐大家,希望大家这段时间能好好陪着尤莉叶。

众人点点头,当菲莉的视线投向艾丽儿时,艾丽儿一拍胸口,神色认真地表示,“菲莉老师放心,我一定会安慰好尤莉叶的。”

但艾丽儿不知道的事,菲莉看着她想得却不是这件事,而是老人告诉她的最后一个噩耗,那让她心中升起不下恩尔情况的担忧和害怕,只有短短一句话……

剑圣失踪,南国危。

当尤莉叶悲伤过度昏迷过去,菲莉抱起她想要带回宿舍时,老人开口叫住了她,“先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吧,我这里还有两个坏消息,和你有关。”

菲莉皱起眉,轻柔地让尤莉叶躺在一旁,转身看向院长,声音多了点焦虑,“和恩尔大人有关?”

“算是吧,冷静听我说完啊。”老人打开另一封密信,“是北境防线的消息,魔族军队大举来犯,数量是以往的数倍,堪称断魔战役后这四百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

“我现在就去北境。”听到这,菲莉立刻决定动身,快步就要冲出房间。

“回来,回来,我不是要你听完吗。”发现没有叫住她,老人立刻对着门外的菲莉喊着,“恩尔有信留给你。”

看着回来但脸色依旧急切的菲莉,老人大叹口气,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这是恩尔在迷宫都市分开时,交给我的,说……是如果发生你要去北境的情况,就将信交给你,想来他应该有所预料,你不用太担心。”

没有听完老人的絮叨,菲莉一把夺过信,上面写着,“安心等我回来,我可不要不听话的女仆。”

看完后,原本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菲莉抿着嘴唇泪眼汪汪,看上去委屈可怜极了,明明平时都没有把我当作女仆,只有这种时候……明明心里很清楚,我不会违背恩尔大人作为主人,下达的任何命令,还这么威胁我……

菲莉明白恩尔是认真的,特意写明女仆的身份,是有意让她想起当时两人的约定,如果菲莉作为女仆违反他的意愿,那他也可以不遵守当初的约定。

“我会留在学院的。”

听到这句带着浓浓委屈的话,老人心中的石头稍稍放下一点,但还是郑重说明,“记住这句话,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

将昏迷的尤莉叶送回宿舍,菲莉来到教室,把魔塔一行遇害的消息告诉了大家,这件事和魔族进攻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两个消息迟些天就会传遍整个大陆,现在告诉他们,是希望他们能及时安慰尤莉叶,这件事比自己作为老师来做,要有效得多。

众人心中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同时不敢相信,居然会有势力袭击魔塔,而且有三位极限魔法师,和数十位能使用高阶魔法的学生,这样的队伍实力简直强得可怕,可结果却是,魔塔全灭。

“这怎么可能!”

不少人的质疑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因为菲莉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嘱咐大家,希望大家这段时间能好好陪着尤莉叶。

众人点点头,当菲莉的视线投向艾丽儿时,艾丽儿一拍胸口,神色认真地表示,“菲莉老师放心,我一定会安慰好尤莉叶的。”

但艾丽儿不知道的事,菲莉看着她想得却不是这件事,而是老人告诉她的最后一个噩耗,那让她心中升起不下恩尔情况的担忧和害怕,只有短短一句话……

剑圣失踪,南国危。

当尤莉叶悲伤过度昏迷过去,菲莉抱起她想要带回宿舍时,老人开口叫住了她,“先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吧,我这里还有两个坏消息,和你有关。”

菲莉皱起眉,轻柔地让尤莉叶躺在一旁,转身看向院长,声音多了点焦虑,“和恩尔大人有关?”

“算是吧,冷静听我说完啊。”老人打开另一封密信,“是北境防线的消息,魔族军队大举来犯,数量是以往的数倍,堪称断魔战役后这四百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

“我现在就去北境。”听到这,菲莉立刻决定动身,快步就要冲出房间。

“回来,回来,我不是要你听完吗。”发现没有叫住她,老人立刻对着门外的菲莉喊着,“恩尔有信留给你。”

看着回来但脸色依旧急切的菲莉,老人大叹口气,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这是恩尔在迷宫都市分开时,交给我的,说……是如果发生你要去北境的情况,就将信交给你,想来他应该有所预料,你不用太担心。”

没有听完老人的絮叨,菲莉一把夺过信,上面写着,“安心等我回来,我可不要不听话的女仆。”

看完后,原本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菲莉抿着嘴唇泪眼汪汪,看上去委屈可怜极了,明明平时都没有把我当作女仆,只有这种时候……明明心里很清楚,我不会违背恩尔大人作为主人,下达的任何命令,还这么威胁我……

菲莉明白恩尔是认真的,特意写明女仆的身份,是有意让她想起当时两人的约定,如果菲莉作为女仆违反他的意愿,那他也可以不遵守当初的约定。

“我会留在学院的。”

听到这句带着浓浓委屈的话,老人心中的石头稍稍放下一点,但还是郑重说明,“记住这句话,还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

……

将昏迷的尤莉叶送回宿舍,菲莉来到教室,把魔塔一行遇害的消息告诉了大家,这件事和魔族进攻的事情,根本就瞒不住,两个消息迟些天就会传遍整个大陆,现在告诉他们,是希望他们能及时安慰尤莉叶,这件事比自己作为老师来做,要有效得多。

众人心中不好的预感成真了,同时不敢相信,居然会有势力袭击魔塔,而且有三位极限魔法师,和数十位能使用高阶魔法的学生,这样的队伍实力简直强得可怕,可结果却是,魔塔全灭。

“这怎么可能!”

不少人的质疑声都没有得到回应,因为菲莉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嘱咐大家,希望大家这段时间能好好陪着尤莉叶。

众人点点头,当菲莉的视线投向艾丽儿时,艾丽儿一拍胸口,神色认真地表示,“菲莉老师放心,我一定会安慰好尤莉叶的。”

但艾丽儿不知道的事,菲莉看着她想得却不是这件事,而是老人告诉她的最后一个噩耗,那让她心中升起不下恩尔情况的担忧和害怕,只有短短一句话……

剑圣失踪,南国危。

当尤莉叶悲伤过度昏迷过去,菲莉抱起她想要带回宿舍时,老人开口叫住了她,“先将她安置在沙发上吧,我这里还有两个坏消息,和你有关。”

菲莉皱起眉,轻柔地让尤莉叶躺在一旁,转身看向院长,声音多了点焦虑,“和恩尔大人有关?”

“算是吧,冷静听我说完啊。”老人打开另一封密信,“是北境防线的消息,魔族军队大举来犯,数量是以往的数倍,堪称断魔战役后这四百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进攻。”

“我现在就去北境。”听到这,菲莉立刻决定动身,快步就要冲出房间。

“回来,回来,我不是要你听完吗。”发现没有叫住她,老人立刻对着门外的菲莉喊着,“恩尔有信留给你。”

看着回来但脸色依旧急切的菲莉,老人大叹口气,从抽屉里取出一封信,“这是恩尔在迷宫都市分开时,交给我的,说……是如果发生你要去北境的情况,就将信交给你,想来他应该有所预料,你不用太担心。”

没有听完老人的絮叨,菲莉一把夺过信,上面写着,“安心等我回来,我可不要不听话的女仆。”

看完后,原本激动的情绪冷静下来,菲莉抿着嘴唇泪眼汪汪,看上去委屈可怜极了,明明平时都没有把我当作女仆,只有这种时候……明明心里很清楚,我不会违背恩尔大人作为主人,下达的任何命令,还这么威胁我……

菲莉明白恩尔是认真的,特意写明女仆的身份,是有意让她想起当时两人的约定,如果菲莉作为女仆违反他的意愿,那他也可以不遵守当初的约定。

“我会留在学院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